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开的声音


  ●王威

  放学铃一响.泉娃背起书包一溜烟就窜进了隔壁瘸三叔的院子里.跟等在那里的瘸三叔学起了赵子龙。泉娃手握银枪:“咚咚咚锵……咚咚咚锵……来了常山赵子龙.独闯曹营显本领……”

  泉娃是王家岭最俊秀的男孩。细长的身子.白净的面皮,黑瓷瓷的大眼睛左忽闪一下,右忽闪一下.不时来一个赵子龙耍回马枪的架势。在学校见到同学就双手一抱拳:“某乃常山赵子龙是也!敢问尊驾姓甚名谁?”低年级的娃子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胆大的从一边怯怯地过去,胆小的嘴一张哇的一声就哭了。泉娃忙跟在后面作揖:“莫哭莫哭,哥跟你玩咧,哥教你耍大枪,唱赵子龙好不好?”越说娃子们跑得越快。他在后面跟着跟着就停下了,望着远去的背影长叹一声,唉,还是瘸三叔好啊!

  泉娃听奶奶说,瘸三叔年轻的时候,可是十里八村赫赫有名的俊后生。那时他的腿还没被炸飞。每当冬闲了,他领着一帮子年轻的姑娘后生转前庄跑后庄地唱赵子龙。一曲《长坂坡》迷倒了台下的大姑娘小媳妇。那个大枪耍的,泼水不进,密不透风。

  俊俏的三婶就是那时被三叔的大枪迷上的,一连跟着三叔走了十八个村,最后终于嫁给了三叔。可嫁过来没多久,没等三叔美够,她就给三叔下了道“谕旨”,以后不许跟着那帮年轻人乱转了。要唱戏耍大枪可以,在院子里唱,在院子里耍.不许到台上去跟人眉来眼去的。不知道当年三叔抗争了没有,反正这道“谕旨”断了好多姑娘的念想。泉娃每每听奶奶讲到这里,就替瘸三叔惋惜。不让上土台唱大戏了,在院子里有啥好耍的。等我长大了,我就登台打演唱念来上一曲《长坂坡》。

  开始.瘸三叔教泉娃表现出了惊人的热情。有几次,泉娃放学晚了,他甚至让三婶扶着到门口等。泉娃的《长坂坡》就是从那时开始唱得有板有眼.工架端庄优美了。村人惊叹道:“看看.活脱脱一个年小的瘸三,把赵子龙又演转世了。”泉娃觉得自己就是赵子龙,美得不行.缠着眼睛直直看他的瘸三叔再教他几招。

  瘸三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教得心不在焉了呢?难道是从村长山杏爹三番五次来找三婶裁衣裳以后吗?泉娃抓破脑袋想了好几次,总也找不准答案。

  三婶不光人长得水灵.一双手巧得仿佛扯下块天上的云彩就能裁出件有腰有胯的夹袄一样。从她嫁过来,每逢过年,村里大人孩子的衣裳都找她做,过几天来拿衣服时放下三元五块。泉娃看到,三婶每次都把这些钱小心地包好放进柜子里,脸上露出些许微笑。

  有好几次,山杏爹进堂屋找三婶裁衣裳,瘸三叔就变得心神不宁。泉娃叫他几次,他都听不见.直到被泉娃缠不过了,才要过银枪比划两下。他边比划边偷眼瞄屋内,瞄着瞄着就急促地咳嗽起来。泉娃发现,只要瘸三叔一咳嗽.屋内的说话声、蹬缝纫机声就停了。不多时.三婶就会扭着腰肢端出一碗水来,看着瘸三叔喝进去。那水有时是放了红糖的有时没放。三婶很支持泉娃跟瘸三叔学赵子龙,有几次.瘸三叔喝完红糖水后摆摆手说:“不学了不学了,我到屋里躺会。”三婶就笑盈盈地低下头软声道:“泉娃子是棵好苗,耍起大枪来跟你当年一个样。”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柔软地盯着瘸三叔。盯得瘸三叔就神情恍惚地说:“是吗?是吗?”然后,重新审视一番泉娃。每当这时,泉娃就慌忙收起银枪站直。瘸三叔眯眼看会儿就突然问:“怎么不耍了?耍!”泉娃大喜,忙拉开架势。三婶于是边朝屋里走边仿佛不经意地朝泉娃笑笑.有时还会伸出绵软的手摸泉娃的脖颈子。泉娃闻到三婶身上有一股香甜的味道,草香?花香?不,是一股浓烈的麦香。泉娃不敢抬头看三婶.三婶嘴角陷进去的那两粒米粒般的小酒窝,会让他心里慌乱。可他心里还是感激三婶。手中的银枪耍得更加灵活洒脱。有时他觉得自己就是常山赵子龙.脚蹬厚底靴,身披白铠甲,在长坂坡前杀得七进七出。坐在一边呆看的瘸三叔就是皇叔刘玄德,屋内正在蹬缝纫机的三婶就是糜夫人.他们都在焦急地等待自己的营救。可这样的梦往往会被墙那边的奶奶喊醒:“泉娃子,回家吃饭了。”奶奶的喊声让“赵子龙”一个激灵.四下望望,梦醒了。于是他卸下全身披挂,放下银枪,告别“皇叔”“打道回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