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忆哲学大师张岱年老


□ 魏英敏

  青年学者的“忘年交”
  
   六年前,张岱年先生逝世,中国哲学界无不为之痛惜!知这一噩耗时,不可抑止的悲痛涌上我的心头。
  记得54年前,当我初人中国人民大学读哲学本科时,就已听说北京大学有一位张岱年教授,他掌握的中国哲学资料之翔实无人出其右,就连最有名气的哲学家遇到难题,也往往屈尊求教。但是,限于当时的条件,作为一名普通大学生的我没有机会拜见张老。后来,我有幸从人大调入北大,分配到哲学系任教,这才有缘相见。1974年年初,正值“批林批孔”热火朝天之际,为完成一项所谓的“政治任务”,撰写一本书籍,即《论语批注》,我又与张岱年老有了近距离的接触。记得参加这一工作的还有李世繁、朱伯岜、黄楠森诸先生,还有其他几名青年教师和工农兵学员,大家相处融洽、合作愉快。
  张老给我的印象是,言语谨慎,对中国哲学、儒家思想了如指掌,如数家珍。他注重原本,解说详尽、贴切、精当,决不趋炎附势,决不迎合潮流,坚持实事求是的立场,不愧为大师级的教授。对我们这些青年学者讨论、写作中的不当之处,他都能友善、谦和地指出,令我十分感动。张老无派头、无架子,能够与我们这些“小字辈”平等讨论,耐心切磋,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
  
  与张老交往的点滴记忆
  
  此后30多年的时光,我与张老有过无数次的交往,竟成了他家里的常客。我们结成了深厚的友谊。
  张老日常生活俭朴、节约,令人感叹不已。老先生多年住在北大中关园,充其量不过有75平方米。他的书房10平方米左右,里面堆满了各种书籍和杂志。如果进去两个人,就转不开身了。人们想象不到,这就是当代中国泰斗级学者的工作条件。直到2000年,张老才迁到蓝旗营小区,住上140平方米的房子。可是张老对以往的一切,从来无怨言,无要求,只知做学问、教学生。
  张老的写字台,一用就是几十年;一件蓝色呢子大衣,穿得颜色发白,也舍不得扔掉。张老有钱,但他爱惜财物,珍视劳动人民的血汗成果,堪称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典范。
  张老宽容仁慈,体察穷苦学子的处境。生活有困难的青年教师找张老求助,张老无不慷慨应允。1981年,人大一中年教师因病故去,张老亲自去参加追悼会,并对人大的系领导和同人表示:准备把这位中年教师协助他整理出版的《中国哲学史史料学》一书的全部稿酬赠送死者家属。后采纳有关同志的建议,将稿酬大部分赠送遗属,其余部分购书分发给听这门课的每一位学生。张老本人则分文未取。
  张老对待有求于他的青年学子谆谆教诲,努力提掖。我知道的,如人民大学的葛荣晋教授、姜法曾先生(已故)、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陈瑛研究员、徐州师范大学的梅良勇教授等,他们的成长过程,都得益于张老的鼎力相助。
  我作为中国当代伦理学的学习、研究者,从张老的为人为学中学到许多新鲜的思想、观点与见解,令我终生难忘,受用无穷。我所有的关于中国传统伦理学的知识,几乎都来源于张老的著作和向张老面对面的请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纵横》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纵横 Tags:张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