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莫瑞森的《爵士乐》


□ 冯亦代

  当前,美国文坛上有一位闻名世界的黑人女作家,她就是托尼·莫瑞森,她曾经来过中国,参加过中美作家的文学座谈会,她写的长篇小说也有胡允恒汉译的《所罗门之歌》,早已为中国读者所知晓。她于六十年代在美国文坛上脱颖而出,以她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的手法,开创了黑人文学中的新潮流,描写了黑人种族与妇女在美国的坎坷遭遇,赢得了读者的同情眼泪。一九七○年,她的处女作长篇小说《最蓝的眼睛》为读书界所称道,此后就继续出版了《舒拉》(一九七四),《所罗门之歌》(一九七七),《黑婴》(或译《柏油孩子》,一九八一),《宠儿》(一九八七),该书由《纽约时报书评周刊》评为该年度的最佳小说。今年春天,她出版了《爵士乐》,又得书评界的好评。
  长篇小说《爵士乐》所写的还是美国黑人男女的悲欢离合,也离不了色情与凶杀,但这正是美国统治阶级所避讳的现实,而由黑人作家自己写来,倍足珍视。故事述乔,怀奥莱特,及杜尔卡斯三人间的遭遇,写出老少两代间的对立,不育与性行为间的对立,沼泽地与城市喧嚣间的对立。
  在夜晚,乔与怀奥莱特这对夫妻,困居在纽约哈莱姆黑人区一间发出霉臭的斗室里,注视着一帧死女婴的照片,又爱又妒又气愤。怀奥莱特是位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妻子,也是个令人识不透的人物,有时也在精神病医院里进进出出。另外还有个杜尔卡斯的朋友菲利斯,三人形成了三角恋爱的关系,这是杜尔卡斯所热中的“是种刺激”生活,正如我们从多棱镜外望,彩色缤纷的世界。
  乔是个充满幻想的推销员,兜售克里奥派屈拉妖后牌化妆品,一旦遇到了杜尔卡斯,便相互勾搭上了,乔将杜尔卡斯安置在离他和怀奥莱特同居的屋子不远处。在一场狂暴感情的驱使下。乔对怀奥莱特开了枪;但是并无第三人看到,无人作证,怀奥莱特的姨母兼保护人便决定不起诉乔。因为她认为一到法院,便是将白花花的银钱肥了律师和在一旁暗笑的警官。最后终有一天,怀奥莱特忍无可忍,拿起一把菜刀砍向杜尔卡斯的脸部,幸而被人挡住了。二十年代的哈莱姆区还是比较纯朴的,整个地区迷漫着音乐,黑人们自己就阻止了这些暴行。在莫瑞森的笔下,我们看到是静悄悄的人行道,砌道石,埃及花边,肯萨斯烤鸡等等,还有音乐和性行为。
  除了作者笔下用魔法招来的人世,书中若干大胆的描绘,作者是绰有余力应付的。她对有关黑人女人所受不公平待遇,毫不掩饰她的狂怒。这些女人便是一群母亲、女佣、为死尸穿衣的人,只有在教堂里她们才能得到安慰。对于她们,怀孕比死亡还可怕。年轻的怀奥莱特和乔都不希望有小孩,这便是乔要怀奥莱特一连串打胎的理由。
  这是若干年后,怀奥莱特却闲坐在石阶上,梦想在婴儿车里抢劫一个婴儿。她的计划受到挫败,但是这种渴望还咬啮她的心。乔则只希望自己能青春长驻。在谋杀和殡仪馆里的感情爆发之后,怀奥莱特生活在妒忌的束缚里不能自拔。这便是故事的大概,莫瑞森长于心理现实主义的描绘,这就使这部小说紧紧抓住了读者的情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