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穿过记忆的牛街镇


□ 詹本林

  詹本林 男,汉族,1981年1 2月生于彝良牛街,大学文化。现任云南六大茶山茶业有限公司企业报纸《六大茶业》主编。1995年获《写作》杂志社主办的精短文学写作大赛优秀作品奖,2001年获文心杯全国中学师生作文大赛优秀奖,2002年获“新世纪云南中小学生优秀作文大赛”一等奖,作品《麦田的守望者》收入《跨世纪·云南中小学生优秀作文精选(高中卷)》。至今已有多篇作品在《散文诗》、《中文自修》、《农民日报》、《中华合作时报》、《云南信息报》等报刊发表。
  
  牛街镇对我来说是陌生的,陌生是因为她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古镇,我永远也无法对牛街有一个整体的认识。牛街镇对我而言,又是熟悉的,熟悉是因为这里是我整整生活过二十年的地方,一些人和一些事,就如时而湍急、时而平缓地流过牛街的白水江一样,已经浸透在我血液之中了。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总是挖空心思地想:对于我而言,牛街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但结果却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然后我也就懒得再去想了。可是,往往是就要在心中忽略掉这个名词的时候,它又从某一个角落不经意地跳了出来。于是,牛街在我的意识中总是这样子,我将去想它的时候,它又销声匿迹;我将遗忘它的时候,它却又闪现在我的脑海里。
  当我的思绪再次回到牛街的时候,发现有些东西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了。始建于1936年的牛街马鞍山铁索桥是彝良最早架设的一座铁索桥,经历了七十年的风风雨雨,那些早已开始锈烂断裂的铁索失去了昔日的功用,木板早就没有了踪影,整座桥已经被钢板桥所覆盖。童年和少年时代的我所走过的路,大多与这座桥有关。从这桥走过,我度过了小学时光、然后是中学时光。有多少次.只需要一阵大风,那桥身便会左右晃荡,更有那些比我们大的学生故意拽着铁索不断摇晃,让年少的我们胆颤心惊。久经日晒雨淋,桥身上的木板已腐朽不堪,不断有木板掉在江里,随滔滔江水而湮没。到后来,桥上剩下的木板就不多了,但依然有人斗着胆子在上面走。洪水季节的时候,站在桥上,就能看到滔滔的江水在脚下波涛汹涌,于是,在父母的叮嘱和牵挂下,我们经过这桥,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并慢慢长大。随着水文站旁的彩虹桥贯通白水江南北,就很少有人走这桥了,铁索桥没有了昔日的辉煌。随着老人们的渐渐老去,已经很少有人会提起这座桥的历史了。是否有一天,这桥只会留下坚硬的桥墩,让过往的人们凭吊?是否有一天,这里连桥墩的遗迹都不复存在,只剩下江水拍打着岩石?桥旁依山而建的古楼曾经是白水江畔的一道风景,却随着乡村公路的修建被渴望走上致富道路的乡亲们用火药炸成粉碎,消失在岁月里。我进过古楼,里面只有阴暗的光线、潮湿的空气、剥离的墙壁和腐烂的楼板,不时还有熏人的大小便味道。古楼外的墙上是文化大革命时留下的一些标语,都已经在风雨中脱落而模糊不清。如若有人问起古楼,我不想告诉他任何的信息,因为再也无法复制的古楼也仅仅只是给了我一个模糊的记忆,那我又能告诉别人什么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