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心中的湖


□ 张俊清

  坐在缓缓流淌的湖水边.看那些风情万种招摇洒脱的鸟儿在湖面上飞翔.凝视着水中推涌的浪花。时而我抬头看天上云卷云舒的白云在天空漂移,心中的万千思绪都悄然远去,是那湖水的柔情,天高地远的壮观,让我的心中有了一种超然,感到我的生活,是那么的宁静、博大而辽阔。我更加喜欢我眼前的这片湖了,这不正是我心中的“瓦尔登湖”么?我想。

  这个城市在穹庐似的天底下.是一处处一汪汪明亮的湖水在汩汩流淌。湖边的草地细密柔软,如毯似毡。湖中的水草芦苇,春天是密密柔柔,像无边流动的海,随波涌荡着万顷巨浪。而秋天的芦苇又是另外一种壮阔的模样.一棵棵、一束束,如一杆杆樱枪,闪动着妙不可言的花翎,奔放这生命的阳光。

  鸟是湖的精灵,是湖水的家族,这里是鸟迁徒的客栈,是鸟栖息生长集会的地方。白鹤、灰鹤、白枕鹤、丹顶鹤和各种水鸟,穿越千山万水来这里寻觅,寻觅这方浩渺的湿地风光。它们起落滑翔悠闲自得的姿态,纤细、轻盈、淡定、孤傲、矫健流畅。仿佛一个个纯洁无瑕的少女,集这里的水地的灵气和人的和气于一身,天生丽质般地迷人。是这里的水草丰美,是松嫩平原沉积变迁的丰腴.才有了这里水鸟相舞,水天一色,大爱无疆。

  我经常来黎明湖,我感到越来越喜欢这片湖了。

  这片湖静卧在这个城市的楼居里.我不知道她的年龄.只是从这个城市的有关资料中知道了这片湖,还有一段凄美的故事,一个类似西子湖畔,断桥的故事,在许多许多年前发生在这里。早些年间我见过她的样子,一弯自然形成的洼地,酷似月牙蓄满了湖水,水的四边生长着一簇簇水草和芦苇.招来了许多水鸟在这里栖息玩耍。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可对她的情愫越来越深,主要是路鸟、扑鸟和夏天洗湖水澡的乐趣,让我,神往。小的时候,不懂得保护鸟类这个人类的朋友,反而觉得其乐无穷的是春天去打鸟。带上几十盘夹子,带上足够的干粮,邀请几个要好的伙伴,到田野里,水泡边下上夹子。每当溜鸟诱小鸟入夹子埋伏圈时.心里那个紧张兴奋喜悦劲儿简直无法说了。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的一天。我带着二弟来到村南大水泡边。见水泡的东南侧有许多水鸟在寻食。我们便在北侧巧妙的埋伏下了十几盘夹子。然后我和二弟绕了个大圈去南侧赶水鸟入埋伏。当快要走近南水面时,被惊吓了的水鸟都纷纷飞向北侧。这时我看见一只跟家里大鹅一样大的.羽毛纯白色的白天鹅在水泡边的芦苇荡里,不住扇动着两只翅膀。伸长了脖颈发出一声声凄惨的惊叫。我急忙跑到白天鹅旁,发现天鹅是被别人用铁踩夹夹住了脚掌。我做贼似的向四处张望了一下.心里怦怦直跳紧张极了.见四处无人便和二弟掰开了铁踩夹。我把天鹅抱在了怀里,匆匆跑出了芦苇荡。刚刚走出水边不足100米。这时一个大约十四、五岁的小男孩向我俩跑来。他看见我怀里抱着的白天鹅,看了一下他下夹子的地方,他便大声呼喊着说:“这是我夹子打的天鹅,快还给我。”我狡辩地说:“是我俩捡的,怎么给你?”他不服气地说:“明明是你在我夹上拿的,这脚印还在呢”。我一看果真如此。第一次做贼的我有些胆怯。但事已至此不能装熊,我说:“是我捡的,就是不给你,怎么样?”他愣了片刻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忽然他冲向我怀里来抢白天鹅,我极力左右地躲闪着。我看他不依不饶的样子.便迅速闪到一边后大声说:“给你——”说着我顺势把天鹅往高一扔,白天鹅尖叫了几声,挥动着双翅慢慢地飞了起来。开始天鹅飞得和男孩儿一般高,那男孩儿便一窜窜地急忙用手去抓。但渐渐地天鹅飞的越来越高了,他够不着了。我望着飞向天空中的白天鹅,我似乎有了底气大声说:“你去抓呀,去抓呀——?”。那男孩儿无奈地望着消失在天边的白天鹅,又回头看看我和二弟.呆呆地站在那儿,眼里含着泪水却什么也没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