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不去的激情时光(散文)


□ 孔庆蕾

文一孔庆蕾

  每一个人的一生中,有多少记忆是难以泯灭和忘怀的?是一份纯洁而又浪漫的爱情、还是一段曲折而后成功创业?是一次深刻而饱含激情的演说,还是一次失望后又重新抖擞后的崛起? 也许,对很多人来说,深藏在内心的记忆中最美好的年华、最美丽的记忆只有一次。对于我、1991年进入辽师中文系的学子来说,在进入不惑之年时每每回首之余,最难以忘记的还是中文系那四年苦中有乐、笑中含泪的时光。

  曾经为了写一首诗、一篇散文而不惜逃课跑到图书馆去,整整坐上一天、两天去酝酿去删改……曾经在考试的前一天才发现还有整整一本文学史没有看完,不得不备好蜡烛挑灯夜读(当然,大部分时候同寝室的兄弟们也一样啊);也有和哪一个兄弟闹别扭了的时候,心中其实很在乎他,却憋着几天不说话,忽然有一天接到一张稿费单,赶紧第一个去找他——我们去吃饭好吗?我请你,贵宾楼……他其实那几天也难受呢,还没等吃上饭,就和好啦!……

  四年的中文系时光,就这样优哉而缓慢地,像过日子一样。

  最难忘的是1994年前后,突然系里领导找来,交给沙兄和我一个艰巨的任务,就是复刊《绿岛》——这份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曾经名扬一时的大学生文学刊物。

  突然之举让我等突然就不知天高地厚地应承下来,说不知“天高地厚”是现在一想起来就后怕的——辽师大中文系的学子谁不知《绿岛》呢?曾经在那份刊物中做编辑的师兄师姐们,在我们心目中都洋溢着激情而思辨的光辉,是我们90年代的师弟师妹能够比肩的吗?

  但我们的热情和理想战胜了直到多年后一想起来才感受到的“恐惧”或者无知,于是就马上成立起“绿岛文学社”,组织人马干起来:先是拉大旗,看到原先的《绿岛》上有知名大作家邓刚做顾问,就先不通知人家,把人家的名字直接放到“文学顾问”的第一位(好在那时我已认识他,心想实在人家不愿意,就去说好话求人呗),又在征求意见后,把系领导、知名教授、校团委老师也拉进“文学顾问”的队伍——有意思的是,多年以后我成了晚报记者,经常在我们这个城市的一些会议上碰见我们在复刊《绿岛》时的两任校团委老师,当我自报家门时,他们想起来以后,总会提句:“你当时是不是为《绿岛》复刊找过我(请求帮助)呀?”

  文学顾问有了,就又设了理事、秘书长、社长、主编、副主编、文学编辑、美术编辑——快20年了,当我翻箱倒柜找到我们复刊的《绿岛》时,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本来系领导让我和沙兄牵头,怎么这些头衔里最终没有他了呢?怎么又出现这么些哕哩哕唆的“官衔”了呢?

  呵呵,细节都忘了,只记得撇下人马,写征文启事的写征文启事,看稿的看稿。征文启事不仅在中文系8宿舍的一楼挂着,在文科楼里也挂着,在南院、北院都贴着。最后,好家伙,一本中文系的刊物,竟然引来政治系、电教系、历史系、地理系、外语系等全校文学爱好者的来稿,有的投稿同学还老乡托老乡,同学托同学的来说情,真让我们这些学生编辑们有自豪感。

  记得为了筛选稿件,我们这些编辑们在上课之余,不得不搭上所有的课余时间,还得挑灯夜看。那时,系里领导、学生会干部对我们网开一面,查寝时一说是《绿岛》的,就没有扣分那一说,估计可苦了我们这些编辑的各寝室的兄弟姐妹了。我记得好多时候,我们都是下半夜回到寝室的,即使各寝室给我们留了门,也还是影响了大家休息不是?

  那是一段激情而又浪漫的时光,记得所有的稿件确定后的一个晚上,我和沙兄(这回他又出现了,我记得很清楚)、振凯、维兴、张瑾等编辑们(大多是92级的)在8宿后面的一个食堂聚餐,好像还要了啤酒,我的浪漫劲儿上来了,说:“我们应该到一个再破点、再破点的地方吃饭……”似乎我们都应该是落魄文人,应该找个只能做花生米的地方吃饭,不应该又喝酒又吃肉的——其实,我们的那个小饭馆已经是够破的,直到现在我还记得,碗都掉瓷了缺U了,桌子脏兮兮的……也许,那时我的潜意识里,文人就应该是落魄的、吃不上好饭的,而我们的精神世界,却应该是在最破旧的屋子里也能闪闪发光、熠熠生辉的吧……

  复刊《绿岛》,其实用了我们将近一个学期的时间,我们的刊物印出来时的情景我都记不住了,只记得除了正常发给领导、老师和作者的,许多同学又托门挖洞的来要,最后,即使作为主编的我,也拿不出多余的一本了……

  2011年5月15日的这个晚上,23时20分,当我在办公室里,为了写这篇文字,重翻这本有57个页码的《绿岛》1994年1月号(这也是我们复刊的唯一一期).我看到了我用“阿奕”的笔名写的那篇《刊首寄语:让信仰从脚下升起》,其中有着这样的文字:“真的真的,当我们把全部微不足道的这点才华都贡献给一种文字信仰的时候,我们把全部信赖都奉献给的文学圣坛,你回报给我们的,定是相应数量的纯洁灵光!而我们因此付出的是一大段蕴涵馨香的青春韶光……”“让我们坚实地站在土地上,从脚下开始,如果有那么一天‘绿岛’的土地上能够开放出鲜艳的花朵,‘绿岛’文学青年能够延伸为颇有实力的文学家大陆,我们相信,那不应是奇迹!”

  突然想哭了,想好好地哭一场:为20年前那没有忧虑的青春,为17年前还相信奇迹的年龄。而荏苒的岁月告诉我们,生活没有奇迹,生活真的要“从脚下开始”。

  好在,在我们心灵高处的信仰,真的也是要从脚下开始去实现的。

  虽然,我们的那一段激情而又浪漫的时光再也回不去了,可是,我们还可以从记忆中回去,记忆中的浪漫与激情,是一生的魂魄啊……

  作者简介:

  孔庆蕾,大连法制报社副总编辑。

  责任编辑一张明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2年第03期  
更多关于“回不去的激情时光(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