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间


□ 纪尘(瑶族)

  作者简介:纪尘,女,瑶族,广西人。2000开始文学创作,现供职于广西贺州文联。广西第三届签约作家。有作品在《大家》《钟山》《芙蓉》《中华文学选刊》《上海文学》《作品》等刊发表,已出版散文集《乔丽盼行疆记》、《宠物记》、《远方,一无所有,应有尽有》。

  我在拂晓那甜美的寒意里醒来。

  睁开眼,首先看到院子那棵大树的枝权,其中一根弯到了玻璃窗前,末梢挂着的冰点像珍珠般闪着光。很多事物还在黎明的阴影中,但天边的一抹红光却预示着,很快,一切蜷缩在黑暗中的东西都将苏醒并得到普照。

  临时搭档西蒙还在睡,他的头一如既往地埋在被子中,露出膝盖的破牛仔裤也一如既往地搭在被子外。这使得他的被子看起来更短更单薄。他耳朵上还挂着耳塞,说不定音乐还在响。

  睡吧,我不折不扣的流浪汉,太阳迟早会唤醒你的。

  我起来,用冷水洗了把脸,这使我更清醒了。然后我下楼独自用餐。

  谢天谢地,那两个日本人也在那里,昨晚他们迷路了,一直转悠到将近零点才回来。看着这两个谈笑风生的年轻人,我突然想起某位司机的话:去年,一个日本人去冰川后便人间蒸发了,直到现在,仍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两个年轻人一他们知道这事吗?知道他们的一个同胞再也回不去了吗?然而,尽管联想起这事从道德上来说我应该有所感伤,但实际我的想法却是:我该祝贺他——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某片开阔地,在永恒的天空和壮美的雪山之间,像只狼,像只大鸟,独自死去。甚至,我还产生了更极端的想法:我嫉妒那个日本人,嫉妒他可以如此不受打扰,可以消失得如此彻底和纯粹。

  当我吃完东西,西蒙下来了。这就是男人的优点——他只用五分钟就将食物收拾得干干净净。看在这点份上,我原谅他的懒觉。

  那天的目的地是罕萨山谷的吊桥。

  第一座吊桥很好找,沿着公路外悬壁边一条被人踩出来的小路走上大约半小时就可看到。我们选了个便于行走的坡地下到河滩。枯水季节的河床显得十分开阔平坦,少量的河水缓缓流淌。

  从目测来看,吊桥全长约六七百米,每两块木板之间的距离平均半米左右,以马钉固定,不过不少马钉已松动,因此木板不是向左歪就是向右斜。桥头有一根碗口粗的木头,几根用以承重的钢索绕在木头上,木头两侧用石头压住——桥就这样固定好了。

  尽管在中国我也走过一些吊桥,但那些桥的木板要密实得多,绳索的固定方式也让人放心得多。不管怎样,西蒙已上去了,而且走得挺快。我也上去了,过桥的时候,我尽量集中注意力,不往下看。虽然木板很不踏实并有些晃悠,但总体来说一切都很顺利——通过这座桥,我花了大约十分钟。

  然后我们开始寻找那“传说中”的第二座桥。西蒙曾在明信片上看过它,这个英国大男孩一连用了几个“非常有趣”来形容那座我一无所知的桥。我想它大概更长更大一些吧。如果找到,我打算再花十分钟通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