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林春风的电费


□ 周如钢

  一

  一个圈又一个圈,一个加号又一个减号,再是涂涂抹抹,擦擦改改,于是,这本小小的笔记本上就变得花里胡哨了,就显得有些凌乱了,凌乱的时候林春风的表情也明显跟着乱了。

  怎么能不乱呢?这个月的电费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林春风一会儿画着笔,一会儿掐手指,画着笔其实是在排竖式,反正算了来又算了去,仔仔细细地盘算了,不应该啊!自己从八月三日离开去女儿那儿,然后在附近那个小城市呆了很多天,对,前前后后的时间全部算起来有二十二天吧,也就是说有二十二天的时间自己没有在这房子里住着,没有住着也就基本没有用电。除去这二十二天,八月份真正自己住着的用电的日子掐指可算,也就是九天吧。可是九天的时间里怎么会有六十八块钱的电费?上个月,就说上个月吧,七月份,自己的外甥天天在身边,一天三顿饭就不说了,儿子孙子偶尔也会来吃饭,两把电风扇自然是少不了要经常开的,那时也就是七十块钱不到,可是这个八月自己几乎不在这房子里待着,怎么会有这么多电费?这里面肯定有问题,绝对有问题的!

  林春风越想心里越不舒服,电费实在是太离谱了,这电表不知道是怎么走的,对,肯定不是走的,也不是跑的,而是飞的了。还有,现在城里的电费明明是五毛三一度电,可是房东非要收九毛三,你要跟他辩,他就说以前的东西多便宜,现在的东西多贵。反正你说东,他扯西,到最后就来一句,你要嫌贵,你就不要租我的房子就是了。活生生要把林春风给气死。

  可是,最终林春风没有被气死,怎么办,气死了还得租着房子呀,不然,一时半会说搬就搬又能搬哪儿去。

  差点气死却没有被气死的林春风这会儿就搬了凳子,从家里的几根电源线一点点检查,插座也一个一个查看。在检查到门口时,终于,林春风发现了新大陆!好啊,你居然偷我的电啊!

  林春风发现自己在发抖,当然不是激动。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是房东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做,电费已经够高了,居然还要搭我的线!林春风的胸部急剧起伏,然后她一个转身,从门口跨进门内,迅即操起了衣叉。

  是的,一定要扯了这根线!已经有过一次了,房东居然不声不响将整个楼道的电和自己房间门口右侧小厢房的电又接一起了。也就是说,六层楼的楼房,整个楼梯和过道的电全用的是自己的。而自己房间门口右侧的小厢房,房东一直说是小仓库,电灯只有昏暗的十五瓦,里面几乎不用电的。就算是这样,你要往我电表上接电,你好歹总要跟我招呼一声吧。一年下来,就这样不清不白地交着电费,你也没有感谢我一声。

  就是那次,林春风与房东吵架了,吵得很凶,凶得被房东大骂着叫她滚出去。

  房东说,你连电费都付不起,你还租什么房子!你滚,我的房子不租给你了。

  房东说这话时,房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大家都在围观,这个城市的人就是这样,一听到有动静都喜欢去看,然后围着,啧啧啧,啧啧啧。也不上去劝,偶尔说两句让人火上浇油的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