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是许仙


□ 陈 然
我是许仙
陈 然


  关于我们村里未婚青年黑豆的故事,可以从他请人在平台上装了那个锡锅之后说起。那一天,两个招摇撞骗的城里人忽然来到了我们村子里。他们开了一辆破车。起先他们并不说话,只是变戏法似的从车里拿出什么东西,三拼五凑的,就拼成了一只银光闪闪的锡锅,他们给锡锅梳了只辫子,然后把它接到了黑豆家的电视机上。本来,我们村的电视一般只能收到省里的节目,先是全国新闻,再是本省新闻,每天都这样,一成不变,只有中间的广告,才让我们看得有点兴奋。县电视台的节目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有的时候我们就能看到县长,然后是点歌,做生日了考上大学了结婚了,都有人点歌。刚开始黑豆天天看,后来也不愿看了。但那两个人把锡锅接上后,黑豆的电视忽然变成了万花筒,里面的节目层出不穷,黑豆兴奋得围着电视转来转去,翘着屁股几乎要长出尾巴来。那两个人说,兄弟,装一个吧,才两千块钱,可以收好多台呢。黑豆一下子变得很激动,胸脯起伏着,脸涨得通红。他说,我要去问问爹。他跑到了背后山上。他爹在那里睡觉,已经不管他的事了,可每遇到大事,他还是要去问问爹。他捡了块瓦片,在爹坟边蹲下来,对爹说,爹,如果你让我装那个锅,你就让兰花的一面向上,如果不让,你就让兰花的一面向下。他把瓦片放在掌中摇了摇,往天上一抛,然后闭上眼睛。等他把眼睛睁开一看,惊喜地叫了起来,爹,你真是我的好爹!他想亲爹一下,结果却是往爹坟头上吐了一口痰。因为他啃了一嘴土。吐痰也没什么不好,痰可以消毒。哪里生了疖子,他只要抹几口痰,疖子就会好。听说有一个人,被蛇咬了,他很生气,捉住那条蛇,张嘴就咬,结果,他没死,蛇倒死了。黑豆跑回家,对那两个城里人说,我爹答应了,我这就给你们拿钱去。他钻到床底下,抱出一只陶罐来。他把钱都藏在那里。以前娘也是把钱藏在那里的。不但藏钱,还藏鸡蛋,咸菜。后来,娘把自己也藏到里面去了。床底下有那么多陶罐,可以藏好多娘。娘吃素,信佛。娘得了一场病,临死的时候,握着他爹的手说,二喜啊,没想到这么快就要上天,留下你们爷儿俩真不放心,不过我还是很想上天去看看的,为了让我升得更快些,你们就把我烧了吧,我一点荤腥都没动过,是可以烧得很干净的。娘烧了之后,真的只有一点点。爹把娘放在一只坛子里。想娘的时候,爹就把坛子打开,让娘出来跟他见见面。爹说,娘真的是神人了,每次都来无踪去无影的。为了死后能上天跟娘相会,爹也开始吃素。不吃素,怎么能上天呢?可爹还是没烧成。庙里的大师说,像你爹这样动过荤的,烧了有股臭气,还不如不烧。黑豆哭得很伤心。他知道,爹为了忍住不吃肉,有一段时间口水拖得老长。所以埋爹的时候,他往爹的棺材里丢了一刀好肉,让爹吃个够。爹好糊涂,即使他不能上天去会娘,可娘会下来见他。他怎么忘了呢?
  那天晚上,黑豆一心坐在家里看电视,哪里也不去。本来他还会去看村里人打牌。或听听老年人聊天。不知怎么回事,他喜欢跟老年人聊天。跟年龄差不多的人在一起,他反而把身子扭来扭去,不知怎么办才好。付了那只锡锅的钱,陶罐差不多空了。那是他攒着娶媳妇的钱。爹死后,做房子借的债全部落在了他的肩上。它们折磨得他睡不好觉。本来是用不着赶时髦做什么二层楼房的,可爹说,一定要做,很多人都做了,我们不做怎么行?房子好,才会说到好媳妇,就像有个好窝自然会引来好鸟一样。把债还清后,他像是练轻功的人,忽然解开了脚上的沙包,轻快得几乎要飞起来。他想,此后的钱,都是他自己的了。他浑身是劲。卖了粮,他存一点。卖了棉花,又可以存一点。他知道,等存到一定的时候,把陶罐打开,媳妇就会从陶罐里飞出来了,就像娘飞到爹跟前一样。可现在,媳妇没有了。他有些后悔,自己不该那么冲动。就像以前看到村里很多人腰间挂上了传呼机,他也买了一个,可买回来之后才发现自己根本用不着。它从来也没响过,而且很费电池。有一次,他实在很生自己的气,便破罐子破摔似的,故意跑到田柒的店里打了一回自己的传呼。此后他就把传呼机扔到抽屉里,再也不理它。黑豆把摇控器摁来摁去。好在电视里丰富多彩的节目渐渐减轻了他的懊悔。他惊讶了,这里全国各地的节目都有。他从来没觉得遥控器这么好用。忽然,他看到了戏。他喜欢看戏。跟村里的老年人在一起,有时候他们也会哼几句。有几个人以前在村子里唱过戏。每年过年都会唱。他还记得他们唱戏的样子,有的唱老生,有的唱花脸。现在,没人请他们唱戏了,也没有人愿意跟他们学。黑豆说,我跟你们学吧,你们把会唱的戏都教给我。他们会唱的戏很多,黑豆记得的,有《四郎探母》、《天水关》、《空城计》,还有《上天台》和《白蛇传》。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可几个老倌试了试他的嗓子,说他的嗓子已经破了,没法唱戏了。他急了,说我的嗓子好好的,我又没拿刀割,怎么就破了?他们说,嗓子就像笛膜,很容易破的,很多人在做小孩的时候就已经破了,比如大人打了你一巴掌,你用力哭,很可能就已经把嗓子哭破了。黑豆记起来了,自己小时候爱哭,而且一哭起来总哭个没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像用这种方式来让爹娘后悔不该打他。谁知道会哭破嗓子呢?早知道这样,他就不哭了。原来,一个人的嗓子是这么容易破啊,难怪会唱戏的人总是那么少。再后来,会唱戏的几个老倌也死了,他就听不到戏了。没想到现在从电视里看到了。他很高兴,把遥控器停下来。他一看就知道了,唱的是《白蛇传》。一个男的,两个女的,在湖边相遇,男的拿把伞,女的一个穿白衣,一个穿青衣。不管在哪里,不管是哪里的戏,一看就知道是《白蛇传》,不会是别的。以前他们村子里唱过。还放过电影。但那时他什么都不懂,只知道看热闹,只知道戏台下好玩,好吃的东西多。现在,他把戏从头到尾好好看了一遍。看着看着,不知怎么的,他的眼泪忽然跑出来了,而且越擦越多。他想,原来这部戏这么好看,原来蛇也可以变成人,做人的媳妇,原来有一些很好看的女人是蛇变的。在热辣辣的泪水里,他想,他为什么不能也像许仙那样,找一个白蛇精做媳妇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