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光


□ 袁炳发

  人在经历了许多事情以后,活得就纯粹了一些。如我,辞职经商,在经历了人海攻坚、剑扫江湖十几年之后,回望来路,我剩下了什么?答案只有一个:我剩下了金钱,其余什么都没有剩下。

  有人说我成功了,但我自己从来不这样认为。老婆几年前就和我分手了。老婆临走时,眼睛不错神地盯着我说,和你在一起过日子害怕,你太过于心计,眼里只有钱!老婆说得没错.我当时眼里只有钱,其它都是过眼烟云。

  没钱行吗?

  在我幼小的记忆里.最难忘的是祖父常坐在院内的夕阳里,眉头紧锁,长吁短叹地总是反复叨咕一件事:闯关东的路上,为了保你父亲的命,我把你三姑卖了。

  为此.长大后的三姑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在养父养母故去后,也一直不认祖归宗,和父亲及我们对面相逢不相识,形同陌路。在我有了钱以后,曾经拿了一个二十万元的存折,亲自送给三姑,一是替祖父赔礼,二是为父报恩。没有想到,真的没有想到,三姑的那张脸,冷得如深冬里的寒气,让我颤栗不已。

  三姑把那张折子扔进我的怀里后,没有一声言语,开门送客。

  此时我才知道,钱并不代表拥有一切啊!

  我彻底知道,我赚了钱的同时,自己也失去许多,至少失去了做人的朴素。

  为什么这样说?我有依据。

  很早就想去大西北走一走,玩一玩,就约了商界圈里几个和我不错的朋友,一起出去玩.并言明所有的费用都有我来承担。但那几个朋友听后,都支支吾吾,用“有事”搪塞拒绝了我。从那几个朋友目光闪烁不定的眼神里,我看出了一种不信任。

  于是,就很孤独。

  闲下来时,就免不了在泛黄的旧日时光里.搜寻我在工厂时一些朋友的名字——军子.米二孩,大莫……

  大莫是我在工厂时代最好的朋友。

  大莫个子高,足有一米九零多。体质健壮,两条胳膊上的腱子肉,如同球磨机上的钢球一样硬实。

  大莫是厂里的篮球队员,打中锋,投篮准,有威力。除了篮球,大莫还爱吹口琴,最喜欢吹的一首歌是加拿大民歌《红河谷》。

  记得当时有不少女孩子迷他。

  我下海经商之后,就和大莫少有联系,想来能有十年未见了。去看大莫得去他的家里,我原来的工厂因连年亏损,被一私企老板收购转行干别的营生了。好在大莫结婚时,我参加了他的婚礼,知道他家的住处。

  一个晴日.我带了瓶茅台酒,在“一手店”买了些熟食.就驾车去了大莫的家。

  凭着记忆.我找到了大莫的家。

  我喊着大莫的名字,敲半天门,里面也没有应声。难道是大莫搬家了?待我刚要转身离去时,门开了。门开处,闪出一个蓬头垢面的人.我见不是大莫,连忙道歉说对不起,我敲错了门,说完就要走开。

  那人说,炳兄,没镨,我是大莫。

  我很惊讶,大莫?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啦?

  大莫佝偻着腰,把我让进了屋。

  坐下后.我很仔细地打量着大莫的房间,很简易.一张床,一台电视,墙上挂着个绿丝绳网兜,里面是一个篮球,电视上面放着的是他那把旧口琴。

  接着我又上上下下端详着大莫,发现他个子好像矮了半截。面色如土,骨瘦如柴这些词语.好像都可以用在他身上。

  我问大莫,你怎么搞成这样?

  大莫一脸无奈地说,下岗了,再没找到工作,后来又得了病。

  我急忙问,什么病?大莫说癌,死刑。我又急忙问,那你老婆呢?大莫说,她不知我得癌的事.我逼着她离婚了,不想拖累她。

  听完大莫的话,我心里非常难过,一个曾经一米九零很帅气的男人,活脱脱让生活给糟蹋成这个样子。

  我决定.出资二十万元,为大莫做手术。

  无了心情喝酒.我把茅台酒和熟食留给了大莫后,就起身告辞。走出单元楼道,我抬头见大莫站在阳台上和我挥手。不一会儿,那首《红河谷》的曲调从阳台上飘下来。

  我潸然泪下……

  几天后,我带着一张二十万元的卡,去找大莫,给他办理入院,然后手术。没等到大莫的家时.我接到大莫用手机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大莫很高兴地告诉我,他现正在医院复查,医生推翻了先前癌的结论,属于误诊。

  我长吁了一口气。

  电话里我对大莫说,那更好了,这二十万元咱们用来和医院打官司。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时光”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