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玉米


□ 黄静泉

  柳河边传开一个爆炸新闻:房地产开发商要买工地周边的青玉米。

  怎么叫青玉米?就是没成熟的玉米,就是长在地里的庄稼。房地产商要农民拔起玉米,栽到工地上去,农民都认为房地产商是疯了。

  柳河,一定是因为两岸的柳树而得名。特别是北岸,北岸的柳树比南岸多,但不是树林,是分散在庄稼地里,农民们经常在树荫凉下休息。大概从天上看柳河北岸那些分布在庄稼地里的柳树,就像人们站在地上看夜空上的星星。人们都说北岸比南岸好,北岸的姑娘也比南岸的姑娘好,说也奇怪,就隔着一条河,北岸的姑娘牙齿雪白,南岸的姑娘却是黄牙,就像玉米粒子,当然南北两岸的男人,牙齿也明显不同。

  房地产开发商要在柳河北岸建别墅区,当然很有眼力。房地产商要怎么建别墅区?一座一座别墅不是整齐排列,而是按照原来的柳树生长情况,要在这几棵柳树中间建几座别墅,再在那几棵柳树中间建几座别墅,原来灌溉土地的水渠,在别墅区里绕来绕去,潺潺流淌,有些地方还设计出一片一片水洼和池塘,真是有一种天人合一的气氛在里边。房地产商设计得挺好,可老天爷不好,不配合他,从春天起就总是下雨,到了六月份呢,还下起了连阴雨。

  一条大河,万顷良田,风调雨顺,自给自足。农民们世世代代在这里繁衍生息,过着平静的日子,可没想到的是,房地产开发商来了。今年春天,墒情特别好,农民们刚刚播下种子,房地产开发商就来了。工人们抱着一抱一抱方形木桩子走在田野上,那些木桩子是六方子的,整整齐齐,一尺多长。工人们在这里那里,打下一支一支木桩,木桩上还写了红油漆字码。农民们感到惊慌失措,怎么自己的土地,突然就被钉下去一支一支木桩?那些木桩,在农民看来,简直就像生殖器,突然就插进了妇女的身体里,真是既感到疼痛又感到羞辱。后来,挖掘机、铲车、塔吊,都来了,那些钢铁家伙,高高矗立,盛气凌人,让农民心生畏惧。

  农民们撺掇起来,说是到村长家去,去问问村长去。

  十多个农民进了村长家,七嘴八舌地说,就算他们要霸占咱们的土地,也得跟咱们说一声不是吗?这说也不说,连个招呼也不打,算啥事?

  村长说,他们不是还没霸占你的土地嘛,你让人家跟你说啥?

  怎么能说是没霸占呢?木桩子都钉进地里了,能说是没霸占吗?

  村长说,也就是零零星星地钉进一些木桩子,又不影响种地,还不能算是霸占呢。

  自家地里被钉进木桩子了,还说不算霸占呢,你们想想,在农民的土地里钉进了木桩子,这算什么,你们说这算什么?这就等于是在人脸上钉进了铁钉子,你们不觉得脸疼吗?说这话的人是徐老师,徐老师多年以前当过村里的民办教员,后来各村的学校往乡里合并时,他到乡里去问领导,还要不要他了,领导不愿搭理他,回村以后,他没敢跟村里人说实话,就在那个破庙学校的庙墙上贴出一张辞职书。他耍了个小心眼儿,这样做,自己将来还能在村子里直直地挺起腰板儿来。徐老师本来就是种地的把式,村民们都说他辞职辞对了,都说家有一斗粮,不当孩子王。徐老师说,不是辞对辞不对的问题,是我本身就不大喜欢当老师,我这性格又急躁又暴躁,干不了哄孩子的事情,起头儿也就是响应国家号召,村里又没个识文断字的人,就凑乎了几年,我知道靠我那点本事,不应该再挣老师那份儿钱了,再说了,人们都打破脑袋去争当正式老师,咱就只能是得有点自知之明了。就因为徐老师是柳河村里最早的一个民办教员,是语文算数一个人教,所以几十年以后,柳河村的人们还是很尊敬地管他叫徐老师,比他岁数大比他辈分大的人也都管他叫徐老师,他老婆也叫惯了,也一直叫他徐老师,特别是年轻的时候,两口子钻进被窝里,老婆叫他徐老师,他就觉得更光荣更有劲儿。他说他不喜欢当老师,可他喜欢人们管他叫老师,人们一叫他徐老师,他就笑。每年种地的时候,有人总是大老远地冲他喊,徐老师,你种啥呢?徐老师回答,种玉米呢。人们就把谷子或者高粱拿回家去,再拿着玉米出来。徐老师说,他们在这里盖房,是违法的,这里是耕地,耕地是不允许占用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