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去匆匆(中篇小说)


□ 阿 成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当代人,来去匆匆,忙忙碌碌,一路风尘,上天入地,南北奔波,都是为自己想得到的那种生活。他们都得到了么?作家阿成,置身世俗,却洞察尘世,于从容而又不乏机智的叙述中,让读者细细体味到当代生活中的艰辛与浮躁,复杂多样的人生况味……

从我客居的海岛出发,是清晨5点30分。飞机从海岛上的凤凰机场起飞时间是6点50,从我的住处到机场需要30分钟的时间———这是我估计的。头一天晚上我便订好了出租车。就是说,我把一切都事先安排好了。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而且我还有早晨喝豆浆的习惯。尽管我有早晨喝豆浆的习惯,但女人并没有提前起来给我准备吃的。在黑暗中,躺在床上的女人总是说,“折腾啥呀?来得及,到时候我叫你。”
女人的话可信么?
因此,我早就醒了。其实,我也并不信任我自己,更不相信出租车司机的承诺。我有这方面的经验教训,绝对不是什么黑色幽默———有人说我喜欢幽默,这才冤我呢。其实,我心里的那张脸早已是泪流满面了。
还有,即便是早晨起飞的飞机,只要航程在一小时之内,肯定是不提供早餐的,特别是南航,通常是给你一袋青色的小豆豆和一杯甜叽叽的可乐,就完了,其他的什么也没有了。而我却是一个一天三顿饭一顿也不能少的人。这是我对生活的基本态度,“民以食为天”嘛。
所以,我在离“家”之前,喝不上豆浆不要紧,但一定得吃点东西。
头一天晚上订的那辆出租车,讲好了是早晨五点半到,它就在我客居的那个小区的大门口等我。所以,我告诉女人早晨五点起来给我做一点儿面条,这事儿十几分钟就可以搞定。
四点半之前我就醒了,中间不断地打开那个商场赠送的小手电筒看时间。到了五点钟,我终于挺不住,起来了,像入室行窃的盗贼一样,轻手轻脚地先去烧水。
简单的行李头一天我已经准备好了———这也是我多年养成的习惯,即,是我不相信自己而养成的一个习惯。过去的那些年,我经常丢三落四的,不坐上腾空而起的飞机,或者轰轰起动的火车,就想不起来忘记带了什么东西。有了这样令人羞愧的教训以后,凡事我都一定事先作好准备。
海岛的气温是零上30度———此地四季常夏嘛。而我要去的北京,温度却在零下十几度。一反一正,四十多度的温差,这样,我才自嘲地将羽绒服也塞进了旅行袋里。
面条好了,面条就咸菜,我简单地吃了一点。这毕竟是一顿饭哪。这时候,女人起来了,我没有理她,拎起行李袋出门了。
出门的时候外面还黑着。对面的大院里有几个人正在打扫昨天那个露天酒席的残局,前两天这里死了人,丧户家大摆了三天酒席。这个地方的风习就是这样,热热闹闹,呜呼哀哉,大吃大喝,吊者大悦。多么迷人的民风啊。
我在与出租车司机约定好的地点等着,感觉像一个有内急的哨兵在等待换岗。
还差一分钟就到我们约定的时间了,但那辆出租车还没有来。于是,我当机立断,马上离开了这里向大门外走去。这时候,女人也跟着出来了,我仍然没有理她,我认为她没有履行一个妻子的职责。普天下的女人只希望丈夫履行丈夫的职责,而不是她们要履行对丈夫的什么职责。
她在后面喊着,别忘了买点副食回来……
她这一句把我都气笑了。
在空无一人的大马路上,我看到一辆出租车正停在交叉路口那儿,司机正在里面打瞌睡。
我走过去敲敲车窗玻璃问他,到凤凰机场多少钱?
他说,40元。
我戏剧般地尖叫起来,说,我昨天跟那个出租车定的是30元,我这是着急,不着急我就等那个车了,师傅。
其实,他就是说50元我也得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他说,30就30,上车吧。
在出租车上,他问我,你跟那个出租车司机定的是几点?
我说,我定的几点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没来。
他说,不能啊,一般说好了的事,都能来,如果不来也会事先给你打个电话的。
我说,那是雷锋、麦贤德、焦裕禄、孔繁森,还有您。
司机说,那倒不至于,至少应当讲信誉。
……

到凤凰机场的时间并不早,办完手续,过了安检,就直接从登机口上飞机了。一环扣一环,没有丝毫的空余时间。我是不是忘了我是谁了。
飞机起飞不久,果然不出我所料,机上的空姐煞有介事地给每个旅客发了一袋青色的小豆豆,再就没有什么了。我撕开小塑料袋,咯嘣咯嘣,没几口就把它吃光了,剩一个挺漂亮的小空袋。
我买的机票是在广州白云机场转机,然后,再从那里飞往北京。这样,在广州白云机场就要逗留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由于事先吃过面条,所以,心里并不慌张。踏踏实实地坐在冰凉的塑料椅子上,冲着天花板翻白眼,心想,耐心地等着吧。人生不就是这种样子吗?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