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鲁迅眼里的幽默与滑稽


□ 古 耜
鲁迅眼里的幽默与滑稽
古 耜


  鲁迅的《“滑稽”例解》一文明确写道:“中国向来不大有幽默。只是滑稽是有的,但这和幽默还隔着一大段,日本人曾译‘幽默’为‘友情滑稽’,所以别于单单的‘滑稽’,即为此。那么,在中国,只能寻得滑稽文章了?却又不。中国之自以为滑稽文章者,也还是油滑,轻薄,猥亵之谈,和真的滑稽有别。”显然,在鲁迅看来:中国历史上有滑稽,但滑稽并不就是幽默,何况那种滑稽也同“真的滑稽有别”。
   那么,在鲁迅心目中,滑稽和幽默的区别在哪里?这是一个不太容易回答的问题,因为它直接涉及到我们对幽默和滑稽各自的理解与定义,而这两种理解和定义偏偏一向见仁见智,众所纷纭,迄今也找不到一个确切的、公认的界说。当年即使博学如鲁迅,似乎也不曾做过直接的、具体的阐释,以致使我们今天要想搞清楚鲁迅笔下幽默和滑稽的界限,便只能通过其相关论述来加以分析、揣摩和抽象。
   鲁迅的《一思而行》一文明言:“只要并不是靠这来解决国政,布置战争,在朋友之间,说几句幽默,彼此莞尔而笑,我看是无关大体的。就是革命专家,有时也要负手散步;理学先生总不免有儿女,在证明着他并非日日夜夜,道貌永远的俨然。”由此可见,鲁迅是把幽默和笑联系在一起的,即认为幽默最常见也是最基本的特征是可以让人发笑。然而,鲁迅的《从讽刺到幽默》一文,在指出“去年以来,文字上流行了‘幽默’的原因”之后,又写道:“其中单是‘为笑笑而笑笑’的自然也不少。”这里的言外之意,分明是说,可以让人发笑的事情,不一定全是幽默,至少“为笑笑而笑笑”,就算不上真正的幽默。那么,“为笑笑而笑笑”是什么呢?鲁迅有一段解释“打诨”话,或许可作为某种程度的脚注:“譬如罢,有一件事,是要紧的,大家原也觉得要紧,他就以丑角身份而出现了,把这件事变为滑稽,或者特别张扬了不管紧要之点,将人们的注意拉开去”(《帮闲法发隐》)。这便让我们禁不住想起了鲁迅在《“论语一年”》里说过的,“将屠户的凶残,使大家化为一笑”的金圣叹,还有和金圣叹差不多的唐伯虎、徐文长。按照鲁迅的说法,他们“和‘幽默’是并无什么瓜葛的”,而只能算作和“真的滑稽有别”的,落入了“油滑、轻薄、猥亵之谈”的末流滑稽。准此,庶几可以说,在鲁迅的心目中,幽默和滑稽的本质区别在于,前者在笑里承载了丰富的精神内涵,是一种善意的、有趣味的否定或者救赎。
  而后者只是一味的“为笑笑而笑笑”,即单纯的“说笑话”“讨便宜”“寻开心”,甚至用玩笑来冲淡和掩盖罪恶。而这一切,不仅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屡屡可见,而且还是“开开中国许多古怪现象的锁的钥匙。”(鲁迅《“寻开心”》)
   平心而论,鲁迅指出的幽默与滑稽的区别不是没有道理,他所揭示的中国古代文人和古典文学存在的一味插科打诨,只顾博人一笑,直至化血腥为笑谈的现象,更非无的放矢,但是,他用“油滑、轻薄、猥亵”的“滑稽”来泛指中国传统文化里所有的喜剧因素,却难免具有相当程度的片面性。因为熟悉中国文学史上喜剧因素的论者,自可凭借另一些作家与作品,如东方朔、苏东坡、袁中郎、纪晓岚;如《毛颖传》《救风尘》《西游记》《笑林》《谐铎》,来提出商榷和质疑。事实上,上世纪三十年代,曹聚仁的《谈“幽默”》一文,就有意或无意的表示过这种观点,且具有较强的说服力。那么,我们应当如何看待和理解鲁迅在评价中国传统幽默时的以偏概全呢?窃以为,这恐怕涉及到“五四”时期,鲁迅出于整个民族反封建、求新生的迫切需要,所表现出的对中国传统文化、以及由这种文化浸泡出的国民根性的极度厌恶和深切忧患。而他的中国没有幽默,只有末流滑稽的说法,是与此相联系的。换句更直接明了的话说,鲁迅是把泯灭了是非的“说笑话”“讨便宜”“寻开心”,把庸俗玩世的“为笑笑而笑笑”,当成了传统文化的一种症结和民族根性的一种病灶,因此,他不惜以果决、极端的语言,对其做无情的嘲讽和坚决的否定。这时,一种本质概括的片面深刻,一种总体评价的矫枉过正,几乎在所难免。明白了这一点,我们今天再读鲁迅的相关论述,自然也就多了一份辩证的目光,有了一种客观的把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8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