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爱情


□ 赵林志

  一

  赵小新终于干了一件蓄谋已久的烂事:用弹弓射他娘的屁股!

  昨天黄昏的时候,他娘程金枝一手掂着一只夜壶,一手举着一件红色的尼龙秋衣,满大街控诉他爹赵秋喜。程金枝脸膛赤红,鼻凹和眉心沁出细密的白汗。她逢人就讲,见人就说,不管遇见的是大姑娘小媳妇,还是大伯子小叔子,每一个人都成为了她的倾诉对象。

  “瞧瞧吧,大家伙儿瞧瞧吧,买了只夜壶不透气,买了件秋衣不能穿!俺手把手地教,嘴对嘴地说,就是小磨推它也该转一转啊,俺程金枝上辈子造了啥孽嫁了这么个鸟人,俺嫁只狗狗能看门户,嫁只鸡鸡能打鸣,他能干啥,他是啥也干不了啊!啊……”

  红色的秋衣在程金枝的右手里像一朵燃烧的火焰,程金枝怕烫似的把秋衣抖得“啪啪”直响。丑陋的夜壶张着圆圆的独眼茫然地看着人们嘴里发出叽叽嘎嘎、扑扑哧哧的讪笑。有人故作同情,用惊讶的语调说:

  “秋喜咋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来,用嘴吹一下夜壶不就知道透不透气了,老婆穿多大号秋衣那不跟熟悉自己裤裆里的物件一样!”

  “是啊是啊,秋喜真是个无用的鸟人,金枝你嫁给他简直就是金孔雀配了只秃尾巴鸡嘞!”

  昨天早晨,赵秋喜将几十只编好的箩筐码绑在排子车上准备推到曲镇的集市去卖掉。临行前程金枝嘱咐他回时买只夜壶,因为赵小新已经长成一棵有模有样的小树了,再跟父母睡在一个炕上多有不便,夜壶就是专门为赵小新独立睡觉后起夜用的。另外,程金枝让赵秋喜给她买件秋衣回来。程金枝说,你看看,俺身上这件秋衣已经穿好几年了,肩膀上已经漏出白肉了!程金枝的语气带着埋怨,穿这样的衣服咋在人前行走,你不嫌寒碜俺还嫌寒碜哩!

  赵秋喜顾自忙着,不跟老婆搭腔,排子车推到大门口时才倔倔地甩出一句话,俺不会买东西,要买你自己去!

  程金枝听赵秋喜这么说,奔过去抓住车杆,说赵秋喜你又不是猪圈里养的猪,羊圈里养的羊,你咋就不会买东西,俺今儿偏让你买,俺不信你买回来的不是夜壶是瓦盆,不是秋衣是床单!

  程金枝这样做的目的完全是为了锻炼赵秋喜,让他除了编筐之外再长些别的本事。赵秋喜是那种典型的十棍子捶不出一个屁来的人物。他有个曲镇人都知道的绰号:“闷屁股。”他的拙嘴笨腮甚至让一些不了解他的人怀疑他的智商有问题。赵小新在赵小米家看到那个卖玉米棒子的电视小品后,一直怀疑他爹也是近亲结婚的产物。恰好他爹在集市上卖筐也是一口价:十五块钱一对箩筐。奇怪的是他爹虽然死脑筋,筐卖得又比别人贵,却总是有人喜欢买。人都说“闷屁股”的箩筐是曲镇的名牌,轻巧又好用。瓦罐村的男人大多没有养家糊口的手艺,却又看不起编箩筐这种出力气挣不了大钱的粗活。他们整天梦想着既轻省又来钱的俏营生从天而降,可俏营生总像懒汉做梦娶媳妇一样没有一回变成现实。因此他们的日子总是过得捉襟见肘。赵秋喜靠着勤苦劳力日子却过得油盐酱醋茶样样不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