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羊年三记


□ 张泽勇


三峡观湖

我一向喜欢观湖:湖的碧波,湖的浩淼,湖的秀色,湖的大度,让人宠辱皆忘。今年六月,我既不游杭州西湖,也不览无锡太湖,与朋友一道,特地拜访中国刚刚诞生的高峡平湖——三峡湖。
伫立三峡大坝,就见昔日浑黄的长江已非长江,早已变成一碧万顷的湖了。范仲淹笔下“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的文字,哪里是说洞庭湖,分明是写眼前的长江了。银灰色的大坝,左边耸立于不见踪影的中堡岛,右边连接游人如织的坛子岭,似一道水上长城,亦如西江石壁,横锁长江,挡住从高原雪域一路汹涌澎湃,势如奔马的滚滚激流。水静了,水清了,185米高的巍巍大坝,两岸翠绿的连绵群山,一望无际的朗朗碧空,其倒影全部融入水中。水天一色,波光粼粼,让人仿佛进入了一个扑朔迷离的童话世界
我们乘着快艇,朝发茅坪港,暮抵奉节城。一日之内,百感交集。虽说瞿塘峡之雄、巫峡之奇、西陵峡之幽风采依旧,但我仍呆住了:这就是桀骜不驯的长江吗?“千山万壑夺一门”、“高江急峡雷霆斗”的壮景是荡然无存了的;兵书宝剑峡、牛肝马肺峡、龙门峡、倒吊和尚、水帘洞、凤凰泉、巴堰峡、关刀峡等自然景观是不复存在了的;大溪、屈原祠、白鹤梁、张飞庙、丁房阙、大昌古镇、奉节古城、孔明碑、孟良梯、龙脊石、枇杷州、故陵楚墓、青石炮台、古栈道等人文景观已永远消失于水中……我曾在新奉节城前的湖面上流连,试图再看一眼诸葛亮大战陆逊的八阵图。可惜,八阵图早沉江底,那“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怪石嵯峨,槎桠似箭;横沙泥土,重叠如山;江声浪涌,有如剑鼓之声”的景象是一去不复返了。湖面上,风平浪静,浩翰无边;偶有飞船掠过,激起道道涟漪……
有毁灭,就有新生;有失去,就有所得。这似乎也是自然法则。我在慨叹长江这历史性的伟大变迁之际,同时也惊喜这陌生的三峡湖。许是江水上涨,水便横溢,两岸奇观迭出。瞧吧,直通长江的小沟成了小溪,小溪成了小河,小河成了河湾,河湾则变大湖。如白帝湖、石宝湖、涪陵湖、巫峡湖、大昌湖、万州湖、开县湖、高阳湖、香溪湖、三斗坪湖;岸边山峰竟是小岛了,如白帝岛、石宝岛,逍遥湖岛、双江岛、独猪嘴岛、名山岛、葫芦岛、马鞍岛、南平岛、狮子岛、南溪岛……江水朝深山大泽涌去,一批峡谷诞生,如小小三峡、庙峡、天井峡、芙蓉峡、鹦鹉峡、天坑峡、石笋峡、月芽峡、迷宫峡、九盘峡、莲花峡、扁鱼峡、抱龙峡、九莽峡、七姊妹峡、乌江十三峡……仅只是听一听这数不胜数、美妙动听的湖、岛、峡的名字,就足以让人心旷神怡的了。
无论是毁灭也好,还是新生也罢,为了这高峡平湖的碧波荡漾,为了长江中下游城市的繁荣和平原的富庶,为了荆江以下免遭从西汉以来就未曾根治的水患,两岸的百姓是做出了巨大牺牲的。他们献出了赖以生存的家园,再也见不到屋后的桔林,再也品不了鲜嫩的江鲢,再也听不见峡江的涛声,再也不会喊那苍凉悲壮的船工号子了。可他们一擦眼泪,干脆后靠,与截断巫山云雨的大坝建设者遥相呼应,用双手修路架桥,逢荒地就植绿树,遇石山就掘隧道,以座座新城俯瞰长江,表达了对母亲河的依恋。有的则远赴它乡,辗转上海、江苏、湖北、湖南、广东等地,开垦新的栖息地,去品尝与山民格格不入的生活。短短l0年,他们迁走了涪陵、万州、云阳、奉节、巫山、巴东、秭归、兴山等l3座城池和ll6个集镇,下至荆楚,上至西蜀,规模之大,如同移国。看到两岸父老乡亲的英雄行为,我才明白什么是“民可载舟”的力量了!
第二天傍晚,我们从奉节赶回茅坪港,时值落日坠江,红云入水,湖面上霞光似火,形如燎原;大坝水孔激流喷射,雪浪拍天。我明白,当电机隆隆交响,电能照亮半个中国的时候,中国人的百年之梦,圆了!
2003年6月24日

车溪品石

三峡多石:巫山石、神农石、清江石、五峰石、车溪石。可我视石为土,一向冷漠对之。即使是我喜爱的作家贾平凹,专为藏石家也是地质学家的河南人李饶写了《小石头记》,也未曾唤起我对石头的热情。在我眼里,石头便是石头,哪里是石痴者神吹的那样:石头也像人一样,也是有灵性的哩。
羊年十月,云淡风轻,爽气宜人。我随一批作家朋友去三峡的门户——车溪采风,游了一回奇石馆。几次来车溪,我见之而绕道,这次于馆内就餐,不得已遭遇“藏石”,只好对目而视了。既是朋友,又是兄弟,车溪主人乐发祥,看出了我的漠然,说:随便看看吧,不会后悔的。
果然,一进馆内,我就为之震撼。仿佛眨眼之间,我就进了一个偌大的石林。到处是奇峰高耸,怪石林立。不过百十平方米的展馆,却有千山万壑,冷气森森。更令人惊叹的是三块奇石,浑然天成,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一曰“西天取经石”。此石电脑般大小,灰质而黑纹。我以为,这是三块奇石中最小的了。莫看它块头不大,但经风雨剥蚀的画面最为经典。层峦叠嶂的山岭上,唐僧骑着白马,踽踽前行。后面紧跟着徒儿悟空、八戒、沙和尚。孙猴儿以手遮阳的顽皮,八戒大腹便便的笨拙,沙和尚挑着行李艰难的步履,活灵活现。有石痴者常指着自己的藏石说这是嫦娥奔月,那是哪吒闹海,但我绞尽脑汁想象,也搞不明白他说的究竟是什么。二曰“大坝截流石”。石有一人来高,重约一吨,外形浑圆,全是深黄和浅黄色的线条,构成了气势磅礴的大坝截流图。远远望去,西陵峡峻峭的两岸,山峰连绵;混凝土浇灌的坝体,正待合龙。合龙处,乱石崩岸,雪浪拍天,浑黄江水,汹涌咆啸。第三块奇石尤为奇特,云“百万雄师过大江”。这块奇石出现的是一幅令人叫绝的水墨画。天黑黑的,一道道火光从空中掠过;万千船帆,冒着弹雨,劈波斩浪,勇往直前。船上战士,划船的划船,射击的射击,生动而又逼真。我感叹造物者的神奇,疑心这是神笔马良的杰作!其实,马良又怎能画出这样的作品呢?我明白,这是亿年来熔岩喷涌山体运动的结果。沧海桑田,气象万千。人在大自然的面前,是何等的渺小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