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块石的月光


□ 张连第

《三块石》是故乡抚顺文联赠送的一本文艺杂志,捧在手里,不由不唤起我悠悠的乡情。五十五年,逝去的岁月已经太过久远啦,尘封了半个多世纪的往事,虽然只是一些细节跟片段,但那印象之深却是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
一九五○年冬天,我从辽东省委党校(校址在丹东市,也是辽东省委省政府所在地)第三期青干班结业,被派到五龙口区担任区团工委书记,筹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有一阵子,我在五龙口区马圈子片上蹲点,住在金斗峪的刘大伯家,成了他家的常客。刘大伯老两口已年逾花甲,身边只有一个闺女,叫胜男。当时的县、区干部下屯,吃的是派饭。每天三顿饭轮三家,吃完交一张区里发的饭票,老乡家可以直接到区政府换钱,或者交村里干部集中起来换。那时,干部和老乡的关系极为融洽。
金斗峪地处抚顺东边,属高寒地区,土地少,又贫瘠。但正常年月,风调雨顺,种的粮、菜也足以自给的啦,老乡们并不愁温饱。加以一九四八年冬土改后,经过两年的生产高潮,我去时,那里农民的日子已是丰衣足食,安乐祥和。尤其当地盛产线麻,沟沟岔岔,凡有泥土的地方就长麻。由于土质适宜,麻杆高色泽好,又结实又耐拉。一入冬,外地的客商便纷纷前来采购。作为一种经济作物,它成了农民赖以生存的命脉,因而粮食作物反倒显得不那么重要啦。
秋冬之交,麻割下来捆成小捆,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临时挖成的水塘里,用大石、粗木压好浸泡,直到沤烂沤熟,捞出来竖起码子凉晒,干了搬回自家的院子里上垛,然后,就等冬天剥麻卖钱啦。
麻出水后,水塘里还有一种副产品,那就是哈蟆。小东西背黑褐色,肚皮白里透黄,还带着小红点点。沤麻的人家,整桶整桶地往家里捞,清炖、红烧、熬萝卜丝汤、炖土豆,什么吃法都有。它是一种天然的美食,吃到嘴里,那味道甭提有多鲜美啦,回想起来,真是比现在过大年吃满汉全席的感觉还要好!还有蛤蟆油,有极高的营养价值,经现代科学分析测定,其主要含有蛋白质、不饱和脂肪酸、磷脂化合物、多种维生素、核酸、激素及人体必需的多种氨基酸和钾、钠、铁、锰、硒等十八种微量元素。可补肾益精、养阴润肺,用于阴虚体弱、神疲乏力、心悸失眠、盗汗不止、痨嗽咳血等症,效果绝佳。
剥麻是冬天重要的农活,白天或晚上,一家人围坐在屋地上,一边剥麻一边唠嗑,张家娶媳妇,李家嫁闺女,家长里短的没完没了。好的麻杆一丈多高,剥出来的麻又白又长。剩下的麻杆,一般是由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来打捆。打捆是既细致又出力的活,还要有一定的技术。到了晚上八九点钟,剥完麻还要吃顿夜宵,小苞米子倭瓜粥,加上一碗大酱缸咸菜,吃起来倍儿香。
我去蹲点时正是剥麻的季节,那年粮食丰收,线麻疯涨,家家乐得闭不上嘴。吃完晚饭,刘大妈收拾碗筷,胜男搬桌子扫地,月光下,刘大爷已经把麻杆抱了起来,我便坐下来跟他们一起剥麻。刘大爷一九四六年入的党,虽然没扛过枪打过仗,可是抬担架、送煎饼,支前的事情,回回都干在前头。他最喜欢唠的嗑,也都是当年三块石山上打游击的故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