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血管里流淌的总是血


□ 张爱凤

去年九月份以来,我省作家高芸香所著的教育随笔集《我的孩子不是天才》出版面市后,社会上呼声鹊起。北至甘肃、内蒙,南达广州、珠海,读者好评如潮。广州大洋书城科教类畅销书前十名排行榜上,该书一直稳居第五位。作者收到的来电及互联网上的点击数已超过两万次。这种冷落纯文学作品,火爆适用性文集的现象甚至连作者也难以接受。于是,高芸香从写作纯文学作品到出版专业性较强的教育随笔,从传统文学创作到走向市场的“功利型”写作,这一变化也引起业内人土的议论,似乎此人正在走一条“离经叛道”有违专业作家“创作规范”的旁门左道。这便是当前《山西文学》正在讨论的“高芸香现象”的由来吧。
其实,事情的偶然性中往往包含着必然性。高芸香对教育的关注并不是从家庭教育开始的。不知有没有人注意到她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的十一部中篇小说中,其中有六部就取材于教育领域。《铁一中的“第三世界”》,反映的是改革开放之初,报纸上叫喊人民教师无尚光荣,而事实上教师地位仍处于经济收入菲薄、社会上被人瞧不起的“第三世界”的处境。《人格的倾斜》反映的是在极左路线下,中学生人性如何被扭曲,好学生的模式只有一个,那就是做好事,写雷锋式日记。这两部中篇都很出色,闪耀着批判现实主义传统的光芒。后来发表在《当代》的《或然人生》写的是教师妻子与炊事员发生恋情的故事,用《当代》责任编辑谢欣的话说,此小说写出了一种人生大景观。它的价值和意义已超出了教育领域。但它从某个侧面也折射出知识分子自身的人格缺陷。作者尖锐地指出自身的虚伪和酸腐不能剔除,又怎能培养出光明磊落、豁达乐观的新时代接班人呢?以至后来发表在《黄河》、又被<<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选登的《吴成荫买分》(此篇陈建功先生有过较高的评价),作者所关注的仍然是农村青年渴求受到良好教育的愿望。所以说高芸香写教育随笔集《我的孩子不是天才》,是她从前的创作内容的扩展和延伸,是她积淀在内心深处的思考的进发。
我所熟悉的高芸香,算不上一位高产作家,也没有大红大紫过,但却是一位稳产的作家,凭良心写作的作家。她为什么如此关注教育呢?这与她在我省重点学校范亭中学从教十二年分不开。尤其是她的婚姻、家庭和儿女都诞生并成长在这所学校。她亲身经历了人民教师由结婚难、分房难、家属转户口难的“臭老九”转化为“无尚光荣”的过程,所以有感于教育同道的沉浮荣辱、喜怒哀乐而创作了这些作品。所以她的小说创作是“感于哀乐、缘事而发”的令人心动的作品,是良知和责任心的体现。
《我的孩子不是天才》在市场上的热卖,其实是对作家创造实力的验证。天下为人父母者比比皆是,写教子心得的也不乏其人。为什么她这部书就有特别的吸引力呢?只有敏锐的观察力、独到的感受力和游刃有余的表达力集之于一身,才会出现这样的效果。
作家的轰动和走俏常常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高芸香的《铁一中的“第三世界”》一九八七年发表于《火花》。该作品被《作品与争鸣》、《文摘报》转载、评介后,又先后被《光明日报》和《红旗》杂志评论,甚受社会关注。后来苏华改编成电视剧本,又由梁晓声润色后,山东著名女影星王玉梅任主角,其子任导演(母子二人曾到原平访过高芸香,并到原范亭中学看过外景),物色演员、筹划款项,准备拍成电视连续剧。一切筹划妥后,赶上了八九年非常时期,无奈没有开拍。所以作者也就失掉了展示自己的机会。但是,只要关注民瘼、开启民智,西方不亮东方亮,她的作品就总有照亮人心的一天。《我的孩子不是天才》走向市场,正是对作家用心良苦的补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