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品书录


□ 王育琨等

  触发的酷锐
  
  王育琨
  “触发的酷锐”是我在通读王巍的新著《并购时代的阳谋轨迹》后想到的一个词。这也是受了韦尔奇的启示。韦尔奇用英文Edging一词来表述这样一种本能,即能够敏锐地捕捉市场边际一线的商机,简称商业敏锐。读王巍的书,总感到有一种思维在涌动,尤其是看他的对话,在不经意之间,总有一种新酷的锐点触发你的思维,故此我借用Edging来表述王巍的思想之于我的感受。翻译成中文,可以表达为“触发的酷锐”。
  王巍常常能幽默一下自己来给人看。他说:“做投行就是讲故事,在日常平庸枯燥的生活中加入很多火花,这是我们做的事情。有时候讲故事的人自己要清醒,不能把自己讲进去。媒体也一样,当媒体闹得正兴奋时,你别相信是真的,可别把自己讲进去了。很多特别聪明的媒体人往往讲着讲着自己就冲进去了。”
  这些话很直白,却包含着清明的智慧,激发读书的人做许多联想。常常有这样的情况,那些擅长于思想力的企业家,善于在一片茫然的状态中,给人们勾画一个美轮美奂的醉境,从而激发人们的信心,靠着这种思想的穿透力和蛊惑力,他们曾经取得了成功。可是成功导致他们滥用自己的成功,过多迷恋这种醉境的营造。常常是在别人还没有心动的时候,他自己已经深醉不醒了,结果导致许多企业功败垂成。早先南德的牟其中与新近德隆的唐万里就是这方面的典型。
  德隆的唐万里成了二○○四年媒体关注的焦点。在汗牛充栋的评论中,王巍的评析别具一格:“今天德隆集团所谓违规操作成为千夫所指,但长期以来默许甚至便利其行为的各级监管机构如何定位自己的责任?德隆的原罪自不待言,而宽容乃至制造了一大批旨在圈钱的上市公司和濒临破产的金融机构的监管部门的原罪何在?正是中国无法度的金融体系造成了德隆的昨日,也导致了德隆的今天……重组德隆,就是在重组我们自己,重组中国企业界的思维方法和行为模式,重组中国的管制环境和经济崛起的社会基础。”
  作为中国MBO最早的倡导者和鼓吹者,王巍在他的新著中系统地阐释了MBO在中国遇到的种种问题,读后会有顿开茅塞的感觉。
  作为并购专家,王巍很详细地分析了中国式MBO的诸多特征。由此我们明白了,美国的MBO更多是用来淘汰无效管理层,当用外部管理者去淘汰内部管理层时,就叫Management Buyin,当用内部管理者来淘汰管理层时,就叫Management Buyout。但是,在中国管理层收购却是一个Insider Buyout,就是IBO,是内部掌控局面和信息而且暗箱操作的人收购。王巍更给它起了个好名字:“勾兑”。
  “勾兑”源于调酒。“勾兑”白酒时,你很难明确这个就是什么湿度、温度、压力下产生的,是靠老师傅多年的经验。中国企业的重组,就像是政府在私下里勾兑白酒一样——不可流通,不可放在桌面上。勾兑是没有规则的。操作者在不同心境、环境和时间上产生的产品有着天壤之别。而在西方,交易是在成熟的市场上进行的,它可以定价、可以流通、可以换人,可以公开,一切都是有规则的。正因为如此,在中国的企业重组或国企改制,就发生了许多悖理的现象:那些花费心血而且经营有方的企业家,因为他们的成功,使他们享受不到任何一点企业成长的红利,一旦到了退休年龄,就要让位置走人;而那些挖空心思把一个很好的企业经营到破产边缘的企业家,却因为他们的失败,而没有人眼红他们的位置,反而能得到一个最大的礼包:把企业整个“勾兑”给他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