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蚁形


□ 陈 姝

  非洲,位于地球东半球的东南部,面积达3020万平方千米,仅次于亚洲,是世界第二大洲。它不仅幅员辽阔,而且物种丰富、历史悠久,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虽然我算不上是一位专业的探险家,但我也曾经多次到非洲游历。当地人曾经告诉我,广袤的非洲至今还有许多未被人们发现和开垦的土地。在那里,还存活着许多一般人从没见过、也根本想象不到的危险生物。非洲那壮观美丽的景色和精彩刺激的探险旅程,让我流连忘返。
  2008年,当“中国援助非洲建设工程”的负责人找到我,希望我随同他们的工程建设人员一起去非洲,为他们做向导时,我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能够再次回到阔别已久的非洲,这让我开心不已。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惊险大战正等待着我们。
  
  一 敌人初现身
  
  2008年9月,我和工程队一起来到了刚果。我们将前往古依路省幕屋地区一个名叫多荒嘎坝的偏僻地点,为生活在当地原始部落里的人民修建一条国家级公路。
  9月15号,我和十几名工人一起抵达了多荒嘎坝。这里还是一片原始森林,四周荒无人烟。我们找到一块相对平坦的坡地,决定用推土机推倒大约700平方米的树丛,在这里修建我们的营地。
  施工队的队长——王光明亲自开起了推土机。当第一堆土被挖起时,经验丰富的王队长就发现了异常情况。
  被挖出的土块像蜂窝一样布满了小孔,还隐约散发出一股奇特的酸味!王队长走近一看,土块
  中正不断爬出一群群黑中带黄的大蚂蚁。这时,其他工人也凑了过来。一个名叫李然的小伙子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蚂蚁。我们老家到处都是!”王队长转身问我:“柯北,你见过这么大个头的蚂蚁吗?”我仔细看了看这些蚂蚁,无奈地摇摇头。
  看完了热闹,大家并没放在心上,依然继续工作。挖土、平地、搭简易住房、铺油毡、生火做饭……当天色暗黑下来时,我们已经坐在搭好的工人房里,吃上热腾腾的晚餐了。忙了一天,每个人都累坏了。吃完饭,大家很快就睡着了。
  我的美梦突然被一声尖叫惊醒:“妈呀,有东西咬我!”我一骨碌爬起来,下意识地看看手表,正是凌晨3点钟。大家已经都醒了过来,一齐朝发出叫声的司机沈祥的床边跑去。只见他正拼命脱下睡衣,浑身抓挠。我上前一把掀开他的被子,几十只黑色的大蚂蚁正在被窝里四处乱窜!沈祥又尖叫起来“不得了,我被窝里有蚂蚁!”
  这喊叫仿佛是一声提醒,从房间四周同时传来了好几个工人的惊叫声:“啊呀!我被子上也有!”大家拿起手电筒四处一照,天哪I每个人的被窝里,房间的地板上、墙壁上,都爬着密密麻麻的大蚂蚁!大家二话不说,拿起被子和床单用力抖动,把蚂蚁抖到地上之后就用脚踩,墙上的蚂蚁就用衣物拍打……这样紧张地忙活了大半夜,才把屋里的蚂蚁消灭得差不多了。
  这时,谁也无心再睡觉了。我借着天边逐渐亮起的一束光,发现了蚂蚁们的来路——在我们原本平整完好的地面上,出现了数不清的细缝。看来,蚂蚁正是从这些细缝中钻出来的!“这些蚂蚁不简单啊!”我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王队长听见了我的话,点上一支烟,坐到我身边,“看来是我们运气不好,刚好把房子修在了蚂蚁窝上面。不过没关系,小小的蚂蚁能成什么大气候?”
  在王队长的带领下,我们搬来泥土,把这些细缝全给堵上,还用压土机压得严严实实。“这下,那些蚂蚁该没办法了吧。”王队长笑嘻嘻地对我说。我皱着眉,没有回答。
  
  二 蚂蚁大突袭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再也没有蚂蚁爬进我们的住房了。但在另一间存放粮食和衣物的房间罩,却总能发现大批的蚂蚁。它们咬坏我们的衣服,吃掉我们的食物,我们不得不派人守在房里,随时消灭这些捣乱的“敌人”。
  一天,大家正在工作,挖土机又挖出了一个巨大的蚂蚁窝。不过这一次,从泥土里钻出来的大群蚂蚁是红色的,个头也要比之前的黑蚂蚁小得多。红蚂蚁正四散而开的时候,突然又从地里冒出来一群黑蚂蚁。黑蚂蚁来势汹汹,一只只训练有素般直奔红蚂蚁,抓住一只红蚂蚁就死死咬住不放,把嘴上像针一样尖细的长须扎进红蚂蚁的身体,红蚂蚁几乎马上就无法动弹了。接着,黑蚂蚁就把红蚂蚁一只只拖回洞里。在这样猛烈的攻击下,几千只红蚂蚁竟然不到半小时就被猎取得干干净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