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求雨


□ 尹守国

  快嘴刘在去腊梅家的路上,一遍遍地骂着冬生。她说这个该天杀的小兔崽子,你算把祸惹大了,就巴掌大的一间小庙,再占能占你多大疙瘩地方,你非得把它拆了?这回可好,把天上的神地上的人都得罪透了。她嘴上断断续续地骂着,不时地把手里的湿毛巾捂在嘴上,吸一口潮湿一点的空气,心里却盘算着咋样处理好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得当的话,不但关系到腊梅家的利益,也动摇着她在合庄的地位。
  快嘴刘是腊梅的亲姑。腊梅三岁时,她娘就得风湿瘫巴到炕上了。腊梅爹把孩子送到姐姐家来,原是打算寄养一段时间,等腊梅娘的病好些后再接回去。可腊梅从来合庄后,到现在还住在这里,原因是第二年春天她娘就没了。
  这期间腊梅爹也曾接过女儿几次,每次都是无功而返。腊梅从离开姑姑家就开始哭,除了睡觉老实一会,只要睁开眼睛,就吵着闹着找姑姑,哭得嗓子都哑了。而快嘴刘从腊梅走后,也开始哭,连做梦都喊腊梅的名字。她们娘俩这么一闹腾,腊梅爹受不了,快嘴刘的丈夫李玉也受不了。每次不是腊梅爹把女儿送回去,就是李玉去把腊梅接回来。
  腊梅爹最后一次接女儿,那时腊梅都八岁了,得回去上学了。腊梅被接走的当天,快嘴刘哭了一宿。第二天早上,人都起不来炕了。李玉没别的新招,只好还采用老办法,套上马车去接腊梅。他刚走到半道,正好腊梅爹也套着驴车送女儿过来了。两个男人见面后,蹲在路边合计了一袋烟的工夫,最后口头答成协议,让腊梅留在合庄上学。
  腊梅上二年级时,腊梅爹又说了个老婆,转年便生了个儿子。这样,腊梅爹再也没有接女儿回去的打算。就把腊梅过继给快嘴刘了。
  快嘴刘敲开腊梅家的门,看见腊梅五岁的儿子长拴正撕着手里的白面饼喂狗。快嘴刘走过去,照着孩子的屁股拍了一巴掌。她说你个小败家种,这好的白面饼就喂狗了?你也不看看今年这是啥年成,再不下雨,到老秋不收粮食,连你都得饿死。说完又踢那条小黄狗一脚,吓得小黄狗呼地一下跑了,蹲在远处耷拉着舌头看着。
  腊梅跟在快嘴刘身后,她说大姑,你不是去镇上了吗?啥时候回来的?
  快嘴刘说我这不是刚到家吗,进屋喝口凉水就上你这来了。
  腊梅说这大热的天,你来有事啊?
  快嘴刘说,可不是有事呗,要不然大热天的,我跑来干啥?
  快嘴刘说着就走到窗前的杏树下,她招呼长拴,说去给姥姥拿个小板凳来,让姥姥歇歇脚。
  长拴拿来板凳,放到杏树底下。快嘴刘从兜里掏出几块奶糖,递给长拴,说以后不许再用白面饼喂狗了,要是再不听话,姥姥就不给你买糖了。
  快嘴刘坐下后,便把葛八赖的事一五一十地跟侄女说了。
  就在二十分钟前,快嘴刘从镇上回来。在路过坝北那块地时,她看见葛八赖正在地头放羊。打老远处,她就看见有几只羊跑到腊梅家的地里去了,正在吃谷苗子。
  快嘴刘站在坝上大声喊,说八赖子,你瞎眼了,羊都吃庄稼了,你还不去撵?你他妈的当的是那门子羊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