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医学模特:我的工作就是“无病呻吟”


□ 李云龙



◎当模特的漂亮女孩,告别T台勇做“模拟病人”
◎她的工作竟是没病装病,看完了“病”再挑刺
◎她的生活充满神秘,收入远远超过写字楼里的白领
当一袭白衣长裙的李薇出现在面前时,你根本无法将这位美丽活泼的女孩与“病人”联系起来。“千真万确,我在上海的职业就是‘装病’。”说着,女孩向记者露了一手:神采奕奕的她转瞬间变得脸色苍白、双眉紧锁,手按胸口直喊“痛”,额头上还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嗬,世上竟有这种新鲜职业?没错,女孩正是活跃在我国各大医学院、许多人尚不了解的医学模特。

好奇与伤感:无奈走下T台

我是一个敢做梦的女孩,虽然出生在大西北一个闭塞的小县城,但在读中学时就迷上了服装表演,经常模仿电视上那些T台模特的猫步、摆手、提臀、扭腰等动作。我渴望长大后,能成为一名带着几许神秘和冷艳的模特,穿尽世间华服,在鲜花和掌声中走优雅的台步。
也许上苍对我格外照顾,17岁时,自己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漂亮女孩,并拥有1.73米的骄人身材。这一年,我如愿考进上海一所私立艺术学校,成了服装表演系的一名学生。2000年艺校毕业后,我天真地想,这下终于可以迈上绚丽多彩的T台了。
当年8月,我历经周折终于找到一家愿意接收自己的模特队。当时我兴奋极了,以为魂牵梦绕的模特梦就要实现了!但后来才吃惊地发现,这支队伍并非“正规军”,而是一个聚集了20多名“野模”的草台班子。
在模特队穴头的眼里,我们只是挣钱的工具而已。有时应商家的低俗要求,他会再三怂恿你表演时穿少点、再穿少点,动作不要太专业,而是要诱人点,再诱人点。一天晚上,他让我们去一家新开业的酒店,身着三点式表演“内衣秀”。对此我很反感,因为这毕竟不同于内衣模特的表演,她们是向世人传播内衣的美,而酒店的表演却是让女模展现身体的魅力。于是我当场拒绝了这种演出。穴头冷笑着说,你还真把自己当大腕呀?此后他半个多月没给我一次演出机会。
除了穴头的剥削和刁难,平时无聊客人的骚扰更是防不胜防。有一次,在一个大型地下酒吧表演时,为把现场气氛搞得热烈些,酒吧老板让身着半透明纱质长裙的我们到坐满客人的台下走猫步。暧昧的灯光下,一些男人不怀好意地盯着我的身体,不时地评头论足,并挑逗性地吹着口哨。在经过一个胖男子身边时,他竟伸手摸了一下我的臀部,并将手滑到我的大腿上抓了一把,不知羞耻地说:“今晚陪咱玩玩好吗?放心,我给你的酬金会比你的收入高10倍!”我一时羞愤至极,抓起桌上一杯鸡尾酒浇在那色狼头上,转身离开了这个令人感到耻辱的地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幸福》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幸福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