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温州往事


□ 冯建福

  温州,在改革和发展的大潮中誉满天下,国人无不知晓。而我心中的它,还是一座古老而秀美的江南小城。

  温州又名鹿城,濒临东海,头枕瓯江,山环水抱,风光旖旎;且人情笃厚,物产丰饶,历史文化绵长而悠久。三十六年前,它故态依然,方圆十数里,人口几十万,还是名副其实的小城,我即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

  妻祖籍永嘉,父辈时定居温州城里,从出生到青春年少投北大荒之前,当是地道的温州人。小城不仅有她的至爱亲朋,熟悉的耍处、学堂、街巷,最初的世界和天空,而且她“病退”返故里二次就业,我们的小女儿就在这里出生。还有同时一窝蜂返转的许多温州籍“荒友”,与她同乡,亦是我友,再度同城聚首,重在小城延续着移植于北大荒的人脉。

  时光流转,我们一家虽又定居北方,但作为妻的老家、我之“第二故乡”,小城温州早与我的生活纠结起来。几十年间,记不清有多少次来过这里:从结婚到妻返城,我读大学、再分配工作前后,每年一至两次、几年一次,有时携妻,有时带女,享受探亲假或自费,从无间断。甚而一段时间内,穿行南北两地几乎成了我生活中的常态。当然,看似波澜不惊的小城之行,也带给我融融亲情、浓浓友情,每每牵动我的情思,演绎出新的故事。

  温州老城北临瓯江,城东北有一安澜亭码头。因扼出海口而居,古来即为水上交通要津、商贾云集之地,不仅沟通了南北岸的往来,还担负着面向外埠的客货运输任务。码头虽小,貌不惊人,它却忠于职守,对小城的贡献可谓不俗。安澜亭码头得名于江边的安澜亭,而后者的名字源自古代一个美丽动人的传说。据考证,亭久远,码头也有些历史了。

  早年温州不通火车,没有机场,与外界交通主要靠公路和轮渡,那时我来小城,多是选择乘火车、转轮船,安澜亭码头自然成了我进入小城的落脚之地。出则乘轮船、转火车,安澜亭码头又成我跨出小城的起始点。它因此见证了我一家的悲欢离合,也充当了我一家的喜忧之地。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妻从北大荒返城,那年,我们的小女儿出生了。“一对夫妻两个孩儿”,完成了任务,可也加重了家庭的负担。彼时我正上大学,不小心成为幸运的“77级”,妻却失去了正式工作。我将大女儿从她身边接回,一家四口开始过南北分居的日子。妻最初在小城街道帮忙,小女儿靠外公、外婆照看;我在北方住校读书,大女儿交爷爷、奶奶管护。真没想到,我们小家过半的入口竟要交双方有了把年纪的父母帮助照顾!

  好在我们始终相信“面包会有的”,困难只是暂时的。我们正年轻,有资格憧憬未来!

  父母的无私,此时让我感触尤深。本来每年寒暑假,我应抽出时间多陪父母,他们却总是为我们小家的团聚默默准备。日子一到,细心的母亲便催我南行。我几乎每次都是第一时间启程,带着大女儿和来自父母的温暖,急匆匆地就像赴一个盛大的节日。我们登上南下的列车,先乘三十七个小时的硬板,再转乘十八个小时的海轮,早已忘却一路的寝食难安、车马劳顿。同样是盼相逢的心情使然吧,码头上妻早早抱着小女儿迎在岸上,全家人除外婆在家准备饭菜,几乎悉数出动,眼巴巴地等待我们到来。那情景如我在题为《小城码头》的诗中所写:“你是迎我的第一道门槛/以激情涌动的江流/偌大的伸张臂膀的古榕/彩练般绕舷翻飞的鸥鸟/下船来小女儿一声亲昵的呼唤”轮船抵港的一瞬间,天蓝水碧,浓郁的亲情像拍岸的江水起伏涌动,大人、孩子喜悦的心情无以言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