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宝贝儿


□ 滕肖澜

  作者简介
  滕肖澜,女,1976年10月生于上海。2001年写作,曾在《人民文学》《收获》《锺山》《中国作家》《青年文学》《小说界》等杂志发表中短篇小说八十余万字,多次被《新华文摘》《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小说精选》《作品与争鸣》《作家文摘》等杂志转载,并入选多种年度选本。2006年4月出版小说集《十朵玫瑰》。2008年发表长篇小说《城里的月光》。上海作协首届作家研究生班学员。中国作协会员。
  
  一
  
  海老头是银行的保安,六十来岁,除了背有些弯,精神还不错。每天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是他的工作时间。他不怎么说话,见到脸熟的人,也就是点点头,笑一笑。遇到别人有麻烦,比如,卡被机器吃掉了,他就上前,指点他们该怎么做怎么做。偶尔碰上哪个老太太不懂规程,没拿号在那里白等了半天,他便擅自作个主,把她安排到前头去。谁也不会说什么。海老头做了七八年了,身上那件制服都洗得有些发白了。老员工了。有时到了吃饭的钟点,他不用人提醒,会自觉把客人安排到另一队去,腾出个窗口,让工作人员轮着吃饭。
  最近,来银行的人越来越多,整日都排着长队——大多是来办银证业务的。老股民要办银证转账,新股民要开户。银行隔壁便是证券公司。近水楼台,谁都想图个方便,少走几步路。海老头反叉着手站在门口,看进进出出的人,流水似的。银行的人再多,也抵不上隔壁的证券公司。九点半开市,大门一开,黑压压的人像蜂群那样“刷”地拥了进去,一大片一大片,连个缝隙也没有,厚厚实实的,都有些可怖了。
  “搞不懂,里面有黄金还是怎的?”老李常这么说。他是海老头的老邻居,无儿无女的,孤老,时不时地来陪海老头说话。他常说他看不起那些没头苍蝇似的股民,一点原则也没有。可过不了几天,他竟也办了个户头,炒起股来了。——这样的例子还很多,一拨一拨的,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起初不以为然,可不知不觉,自己也成了股民。
  “疯了疯了!”老李一边说,一边摇头。是笑自己,也笑别人。
  海老头不炒股,但有个股票户头——那还是上几个月,证券公司为了吸引客户,出了一条规定:只要存满五万元整,便可以在每个工作日的中午,到这里来领一份盒饭。一荤两素,有肉有菜。——海老头想也没想,便去办了个户头,存了五万块钱。
  海老头这么做,倒不是为了自己。保安收入不高,但每天一顿饭,银行还是管的。谁都晓得——他是为了宝贝儿。
  中午了。海老头走到银行门口,远远地看见一个人影,笑嘻嘻地朝这边走来。海老头本来脸上没什么表情,可一看到这人,脸上顿时活络起来,眉眼泛出了光。他急急地走出去,挥了挥手,摆动的幅度很大,像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挥手的动作。海老头叫起来:
  “宝贝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