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石头的辛弃疾(组诗)


□ 谢宝龙

  谢宝光

  石头的辛弃疾

  马车拉走了南宋的月光

  石头的辛弃疾几百年后

  在赣州迷路,不见朋友,不坐轿

  不抽烟喝酒,不豪言厉色,不喜高朋满座

  仍持剑郁孤台下,须髯深深

  比周杰伦更富魅力,日饮一江水

  高于无数山的目光,不再有泪

  追星族一批赶走一批

  抱腿合影,现代才子吟诗捉句

  从城根宋街趟来的影子

  穿过蒋经国故居,一辆黑色奥迪

  猫在山脚,台阶上西装革履的富商

  和作协的领导们,步伐沉闷

  石头的辛弃疾尚未更衣

  已被一只隔世的镜框架起

  方言的轮饼

  我们沉浸在方言的快感中

  轮胎飞驰中死去,在赣江上游

  躺成一张发福的轮饼

  对外乡人而言,我的叙述多么可口

  你一定有点害臊地大笑起来

  我们决定偷走它,时间定在午夜

  必须打瘦它,折叠,塞入裤袋

  或者丢人河中

  两个作案者乘桴而去,隐遁于虚无

  我只能告诉你,无人看管的今夜

  轮饼从河岸失踪,在字典和普通话中隐去

  沾着粘湿的黄泥,从新闻的利爪间

  滑溜

  方言消失的那天,我将它放归

  在发紫的唇间奔跑,重生

  行走在水东村

  在水东村成为陌生的一部分,文革时代的桥

  野蛮的拱门,两个五六岁的顽童

  抛甩的竹炮,在脚底炸开,威胁

  不再使人躲闪,马头墙脊勾心,没有谁

  冒出冷汗,一条巷子总是引出另一条

  苏维埃遗址,井前村4号,韭菜、尘埃和狗

  所有的房子紧凑,仿佛四十年前的人心

  我们只是散漫地走,浏览免费的生活景观

  凶狠的时光下,水东村既不是废墟,也非天堂

  理发

  去县城理一次发

  白发苍苍的青年将街道走穿

  让别处生长的霜

  一圈圈花掉

  某面镜子杜撰的我

  和我越来越像

  鞋子和脸

  从边缘双双凯旋

  高烧中的理发师,不影响

  一件风中展示的作品,稳健的心跳

  我举着它出门时

  他正贴着一堵墙呼吸

  我再次用这种方式

  结束过去,当下一次

  我与我发生分歧,是哪座城市

  的理发师,用锋利的剪刀使之统一?

  村头村状态

  三兄弟的手指被电锯吃掉

  岗上老猴的儿子杀死了另一位父亲的儿子

  发生的肯定更多,村里的事打个嗝

  就被风稀释。他们回到纸牌上,甩出一张红桃K

  我的父亲混迹其中,为了一把钥匙,我差点拍错

  肩膀,熟悉的脸飞过来,大于任何一副牌

  再超过半米,事情就很遥远了

  他们关注,但不关心的,村庄也因此热闹而空旷

  仿佛旅馆,吸纳,抽空,一位久居的旅人

  打包好行李。八点钟的乡道,响亮地运输着

  挑豆腐担的小青年,那个被奶奶唤成蠢蛋的人

  依然幸福地叫卖。这么多年来,村里的人

  仍是嚼着墙角挤出的风,铸打柴米,不慌不忙

  邹宅

  邹宅穷得雇不起传说,羞红的老家谱露出三层楼的骨头,避债的主人在邹宅之外的某处藏匿,两兄弟吵着笑着就已成年如今还没交到女朋友,老大风风火火地挪窝从一楼到三楼,将一张大床的朝向更改90度大动干戈酝酿新的睡姿。这天突然放晴,老二跑上阳台倒在一张泡棉席上,—边接受骨感的阳光鞭打,—边从西伯利亚到苏格拉底。这时女主人两只手深入鸡笼鼓捣出—阵晦涩的鸡语,闲话照常进行,几块断裂的砖头,因为无聊也参与进来,压住春联一角,墨迹未干有风,向来傲慢的邹宅,今天也破例吼出了歌声

  责任编辑 马铭明

分享:
 
更多关于“石头的辛弃疾(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