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汾酒史话(续)


□ 吴曦红 马志超 高专诚 宋丽莉

唐代诗人中,好酒之人颇多,其中以酒为号者更是大有人在。自王绩、贺知章开始,直到李白、杜甫、高适、岑参、孟浩然、王昌龄、白居易、李贺,再到晚唐的皮日休、温庭筠等人,无一不嗜酒贪杯。正因为他们嗜酒好酒,饮酒几乎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主题之一,从而在他们的诗中也常常不自觉地流露出对酒的各种礼赞。诗从酒出,酒添诗兴,在他们身上可谓得到了完美的体现。人们在品吟他们诗作的同时,也引发出对他们笔底名酒的垂慕。其实当时不少名酒之所以名,就是借着这样的宣传才得以走出深巷、海内知名。山西的许多酒,尤其是汾酒也不例外。
唐代时,来过山西、品过汾酒的大诗人很多。这些文豪在漫饮乾和时,酒促文思,写下了不少千古名作。酒添诗兴,诗传酒名,二者相得,引得更多诗人学子、迁客骚人驻足留连,饮酒尽兴。而乾和、甘露等山西名酒也随着他们的吟唱口传飘香宇内。唐时品饮汾酒的文人中以李白、杜牧名声最著。
有“诗仙”之称的李白(701—762)作为那个时代最杰出的浪漫主义诗人,不仅才华横溢,出口成章,其好酒、嗜酒的程度也罕有人敌,故而被人称为“酒仙”。杜甫的《饮中八仙》即仿当时豪饮名士酒后醉态而作。在描写李白时,杜甫有“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诗句,活脱脱将李白醉酒后的癫狂与洒脱、才华的高致与横溢、性情的豪爽与傲岸写得入木三分。李白在遍游全国、饱览各地风情之余,也曾主动品饮过当地美酒,美酒伴诗、诗颂美酒,因而成就了其酒仙的美名。在长年的行程中,山西作为李白短暂的栖息地,为诗人的生活曾添注过无限的回味,并因此写下了脍炙人口的诗篇。
开元二十二年(735),李白的友人谯郡(今安徽亳州)参军元演要到太原探视时任太原府尹的父亲,便邀李白同行。而李白此时恰有意要一睹燕赵之地的北国风情,于是二人结伴从东都洛阳启程,历经半个多月的长途跋涉,来到了北都太原。当时的府尹、元演的父亲元老将军虽为虎将,但雅好文士。而从游的李白不仅是元演的好友,而且也是当时文誉颇著的当代奇士,因而元老将军对李白可谓待若上宾。美酒佳肴自不必说,李白因此得以畅游了太原附近的许多名胜古迹。多年以后,李白对元老将军的盛情款待仍感念颇深:“君家严君勇貔虎,作尹并州遏戎虏。行来北京岁月深,感君贵义轻黄金……”
作为与东都洛阳、国都长安并称的三都之一,太原以唐代的发祥地、龙兴之地尤为引人瞩目,同时作为军事重镇,太原的侠风义骨亦为三都所独有。在这里,周朝的经年古柏和周成王“桐叶封弟”的唐叔虞祠,还有唐太宗亲笔题写的《晋祠铭并序》碑等都使李白发思古之幽情,留连忘返。闲暇时,风流倜傥的李白与元演还邀请几个歌娘舞妓同舟伴游。在泛舟晋祠时,清清流水,悠悠歌舞,如此的良辰美景,赏心乐事,激发了诗人无尽的游兴。以至二十年后,诗人仍情难自禁地回味着当时的乐事,留下了这样的诗句:“时时出向城西曲,晋祠流水如碧玉。浮舟弄水箫鼓鸣,微波龙鳞莎草绿。兴来携妓恣经过,其若杨花似雪何!红妆欲醉宜斜日,百尺清潭泻翠娥。翠娥婵娟初月辉,美人更唱舞罗衣。清风吹歌人云去,歌曲自绕行云飞……”从这首诗中,不难看出李白在太原寓居时,红妆高歌,罗衣伴舞,饮酒赋诗,过得十分畅怀。
李白在太原盘桓了两个来月,不觉已到秋天。当江南尚是风和日丽之时,太原已西风乍起,花叶飘零。离家数月的李白思乡情切,心中挂念起远在湖北安陆的妻儿来。他的《太原早秋》更将这种浓重的思情离绪透露得非常明确:“岁落众芳歇,时当大火流。霜威出塞早,云色渡河秋。梦绕边城月,心飞故园楼。思归若汾水,无日不悠悠。”由于元演父子的执意挽留,李白盛情难却,暂时打消了回家的念头,并留下来同元氏父子一同秋黄打猎。作为文人,李白很少参与这样的行动,而火热的打猎场面以及元老将军的英姿勃发,使诗人豪兴万千,赋诗一首:“太守耀清威,乘闲弄晚辉。江沙横猎骑,山火绕行围。箭逐云鸿落,鹰随月兔飞。不知白日暮,观赏夜方归。”元将军专门驯养的鹰也引来李白一片赞誉,并留有诗曰:“八月边风高,胡鹰白锦毛。孤飞一片雪,百里见秋毫。”真情的赞美、由衷的感叹无一不散发着文士李白的万丈豪情。
在寓居太原的一年多时光中,李白对当地人人称羡的美酒也有着无限的向往。汾州的乾和闻名当地,附近一带无不以为贵品。以酒为生、以酒为尊的李白更是对此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为解思饮之渴,李白曾专程携客前往杏花村探访。乾和的醇厚、清香及绵长使得李白开怀畅饮的同时,诗兴大发,留下了“琼杯绮食青玉案,使我醉饱无归心”的由衷赞叹。醉后的李白陶然忘返,乘兴观瞻著名书法家虞世南所书的《郭君碑》。由于豪兴遣怀,李白对碑传的内容不仅非常感兴趣,而且还细细校点了一遍,从而留下了太白“琼酥玉液漫夸奇,醉中细校郭君碑”(《汾酒曲》清·曹树谷)的千古佳话。此外据《新唐书·李白传》、王琦《李太白年谱》等记载,李白在太原期间还有义救郭子仪的一段故事。当时郭子仪数次在军中犯事,幸亏李白出面才得以免受惩处。郭子仪因李白之故而得以在军中立足。郭子仪在安史之乱中得立奇功、被封汾阳王,可以说也有李白的一点影响。尽管这段历史,有学者曾进行过考证,认为“盖出自诸家稗说”,但以郭子仪日后在李白获罪之际敢于挺身而出来说,恐怕并非虚事。李郭二人的短暂相交想必亦是一番惺惺相惜、酒逢人饮的逸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