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掩嘴谈吃


□ 吴正格

掩嘴谈吃
吴正格

吃与文字

英国历史学家戴维·罗尔说,最早使用文字的人是记账员。他说的记账员是指中东历史黎明中用小泥板儿划横竖的苏美尔人。中国人不是。中国最早的文字是象形的,发明它的人该是绘图员。比如 (鱼)、 (羊)、 (黍)、(蒸),等等,这都是最初的绘画。所以,象形文字的起源是来自绘画思维;而且,这种绘画思维又是从谋取食物这种人类最本能的动机中萌生的。如果用现代语词去绾连象形文字的最初字基,便能勾勒出先民们原始饮食活动的粗略轮廓。故而,象形文字的产生是接榫着吃的外延的。
我以为,中国人的真正荣耀不在于“四大发明”,而在于火、烤、陶、盐、谷的“五大发明”。远古时期,先民在野蛮和文明的碰撞之间积蓄的最高智慧,算不得御寒暖肤的羽襟兽衣,也算不得石泥陋舍的那种土地上的简单移动,更算不得本来与文明相悖的石木器械。因为这与鸟类筑巢和兔鼠掘窟以及凶兽的锋牙利齿的本能行为,没有太大的区别。而能给火以炙功,给兽肉以饪熟,给盐以渍味,给陶以煮和贮装,给谷以密菁——进化才有了灵动,蛮赫才有了温馨,性情才展示风韵,生殖才得以兴旺。不然,人仍与兽类并行,将会自我埋葬在蓁莽丛生的荒土之下,历史将会残暴地覆盖他们甚至我们。因而,火、烤、盐、陶、谷的发轫,是中国人的智慧在远古时期迸溅出的神灵般的光点,是昏暗苍穹中第一抹文明的曙光。是否可以说,这“五大发明”是中国文字建构得以形成的最初层面?是中国文字的精卵得以交媾的胚种?我以为,中国文字是始于吃的。
就说“”字吧,这个高渗透物质的象形字,其实是对宿沙的原始漫画。《世本》中说宿沙是黄帝的臣子,因始卤海盐被尊为盐宗。所以您看“ ”字,便是一个臣子守在器皿旁卤煮海盐。若将“ ”字拆开,则能释放出这位盐圣人的飘零生涯。这个“ ”字笔画繁多而缜密,竟涵蕴着一部中国盐史的内容。可见,用文字表达人与物质的进化和演变,远没有对文字本身的描绘来得生动而深刻。
要说清这个问题,还得搬出“史”字佐证。“史”字是“人”字和“口”字的重叠。人以口为吃,吃是生命的延续,人的口就成了历史的起源。没有口就没有吃,人以“口”来“乞”食,“吃”就成了历史的代词。承认不承认历史是“吃”出来的?反正,造字的圣贤们已经把这个意思框定在“史”字中。这个“史”字就像个食箍,扣在中国人的脑袋上,谁也摘不掉!
历史都是吃出来的,文字又何尝不是吃出来的。

吃与情感

中国人情感的产生,最初也是由吃而始。远古时期,先民处在“食危机”中,“神农憔悴,尧瘦癯”,王天下的圣人尚且食不果腹,常人饱一顿饥一顿更是常事。因而,先民视食如命,有食有命,无食命危,稍不小心还要成为凶兽之食。这样,“吃”就具有至高无上的生命价值。先民的爱恨情仇主要是在享食、分食、争食、寻食之间发生着。所以,我们看汉字述林就会感到,由象形文字里孕育出的口字旁字形,就衍生得特别兴旺。如果将汉字按着部首归类,口字旁的字形可谓人的情感大麾下的强大中军。它们从动物的蛮赫地界中络绎而出,带着世世代代中国人的吃态、表情和声音,千形百样地从我们的嘴边列队走过。
要说动物的吃态也算多端:咬、啃、噬、吞、叮……然而,这些字眼儿自然性地渗着野蛮和生番,这都是动物与生俱来的本能行为。人不一样。人的吃态在文明的进化中就具有了温雅情调:啐为至齿,哜为入口——在这种吃态中,就演化出品、呷、啖、尝、啜、咂、咕等细节。须知,每个细节都是中华文明史的一个重点标题,标题里包容着社会发展的某一宗丰富的内容。就说“品”字吧,最初从“口”中衍生,是“吃”的外延字。它由品尝食物引伸为品味人生,并绾连至做人的品德、品格,又引申至人的阶层品级、品位。然后节外生枝,继续滋生,脉延成物质的品种、品质。直接的应用是:品茗、品花、品箫、品竹弹丝……它甚至成为曼陀林的定音板,成为姓氏,成为古代的公服,成为品评文章的标准……再往下连贯就更多了:品藻(植物名)、品红试剂(由品红的极稀水溶液经二氧化硫脱色而制成的试剂)、品质支数(衡量羊毛等级的一个综合性指标)、品质因数计(也称优值计)……您看,由“吃”而衍延出的“品”字,它的多元化经脉在人世间竟催绿一方生机,文明天地中便结出一片繁茂的果实。探其发轫的原由,一个不容置疑的生性灵犀,便是来自咀嚼食物时产生的情感。

说到表情和声音,也与“吃”相关。还是说远古,那时先民有食则乐,缺食则愁,无食则哀,争食则凶,食被抢则怒,遭凶兽袭之则惧……这便产生了不同的表情和由表情而衍生出的各种声音。最初,先民这些表情和声音与动物无大区别,只有善相、凶相、怒相、驯相、警惕相或惊慌相等简单的变化,也只有发情的嗲声、护子的柔音、受伤时的哀鸣和发怒时的吼叫等不算复杂的声音。随着先民不断创拓文明,社会中就展现出了纷纷繁繁,先民也就与势俱进,演变出与这种社会进化相对应的喜愉恋痴、愁忧羞窘等动物所没有的表情,也有了音质迥异的表达情感的不同声音。而文明的延伸又使“吃”为底蕴的口字旁字形从中应情迎事,演绎出许许多多的人间符号,将情感世界的变化标范得精确而细腻。如表情方面的 (大笑貌)、呒(惊诧貌)、(威仪貌)、 (张口貌)、(嘘气貌)、嗔、呆、等;感叹方面的喟、吟、啊、哇、呀、哟、唉等;发音方面的哈、嘻、嘿、哼、呸、、喃、喋、啼、嚎等。每个字都是一种情感造型,都是一种放释心性的语音。一个“ ”里,依合过多少人在成事后的欢惬和愉幸,又勾勒出多少诙谐、幽默和风趣的故事?一个“吟”字中,积淀着多少诗人的浪漫思索,催生出多少华章锦篇的问世?一个“啼”字内,又包容了多少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和凄凄怨怨?这里,都是“吃”的生机内分泌不断地贲张,才繁衍出情感世界的声色满目和跌宕多姿。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