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掩嘴谈吃


□ 吴正格

掩嘴谈吃
吴正格

吃与文字

英国历史学家戴维·罗尔说,最早使用文字的人是记账员。他说的记账员是指中东历史黎明中用小泥板儿划横竖的苏美尔人。中国人不是。中国最早的文字是象形的,发明它的人该是绘图员。比如 (鱼)、 (羊)、 (黍)、(蒸),等等,这都是最初的绘画。所以,象形文字的起源是来自绘画思维;而且,这种绘画思维又是从谋取食物这种人类最本能的动机中萌生的。如果用现代语词去绾连象形文字的最初字基,便能勾勒出先民们原始饮食活动的粗略轮廓。故而,象形文字的产生是接榫着吃的外延的。
我以为,中国人的真正荣耀不在于“四大发明”,而在于火、烤、陶、盐、谷的“五大发明”。远古时期,先民在野蛮和文明的碰撞之间积蓄的最高智慧,算不得御寒暖肤的羽襟兽衣,也算不得石泥陋舍的那种土地上的简单移动,更算不得本来与文明相悖的石木器械。因为这与鸟类筑巢和兔鼠掘窟以及凶兽的锋牙利齿的本能行为,没有太大的区别。而能给火以炙功,给兽肉以饪熟,给盐以渍味,给陶以煮和贮装,给谷以密菁——进化才有了灵动,蛮赫才有了温馨,性情才展示风韵,生殖才得以兴旺。不然,人仍与兽类并行,将会自我埋葬在蓁莽丛生的荒土之下,历史将会残暴地覆盖他们甚至我们。因而,火、烤、盐、陶、谷的发轫,是中国人的智慧在远古时期迸溅出的神灵般的光点,是昏暗苍穹中第一抹文明的曙光。是否可以说,这“五大发明”是中国文字建构得以形成的最初层面?是中国文字的精卵得以交媾的胚种?我以为,中国文字是始于吃的。
就说“”字吧,这个高渗透物质的象形字,其实是对宿沙的原始漫画。《世本》中说宿沙是黄帝的臣子,因始卤海盐被尊为盐宗。所以您看“ ”字,便是一个臣子守在器皿旁卤煮海盐。若将“ ”字拆开,则能释放出这位盐圣人的飘零生涯。这个“ ”字笔画繁多而缜密,竟涵蕴着一部中国盐史的内容。可见,用文字表达人与物质的进化和演变,远没有对文字本身的描绘来得生动而深刻。
要说清这个问题,还得搬出“史”字佐证。“史”字是“人”字和“口”字的重叠。人以口为吃,吃是生命的延续,人的口就成了历史的起源。没有口就没有吃,人以“口”来“乞”食,“吃”就成了历史的代词。承认不承认历史是“吃”出来的?反正,造字的圣贤们已经把这个意思框定在“史”字中。这个“史”字就像个食箍,扣在中国人的脑袋上,谁也摘不掉!
历史都是吃出来的,文字又何尝不是吃出来的。

吃与情感

中国人情感的产生,最初也是由吃而始。远古时期,先民处在“食危机”中,“神农憔悴,尧瘦癯”,王天下的圣人尚且食不果腹,常人饱一顿饥一顿更是常事。因而,先民视食如命,有食有命,无食命危,稍不小心还要成为凶兽之食。这样,“吃”就具有至高无上的生命价值。先民的爱恨情仇主要是在享食、分食、争食、寻食之间发生着。所以,我们看汉字述林就会感到,由象形文字里孕育出的口字旁字形,就衍生得特别兴旺。如果将汉字按着部首归类,口字旁的字形可谓人的情感大麾下的强大中军。它们从动物的蛮赫地界中络绎而出,带着世世代代中国人的吃态、表情和声音,千形百样地从我们的嘴边列队走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