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狼谷炊烟(上)


□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蒙古族)

  编者按:

  作为“狼谷三部曲”之一,《狼谷炊烟》再一次将我们带入了作者“传说中最后的古代”,“巴努盖”的渐渐老去,不禁让人神伤,然而这片草原不断有新的“主角”成长起来,在现代社会的映照下,狼谷依然是处神秘的所在……因篇幅所限,《狼谷炊烟》特分两期进行连载,敬请关注。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蒙古族)

  1 巴努盖①

  最初,它以为那仅仅是风。

  在黄昏这种恰到好处的阳光下,它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像被加热的黄油,在慢慢地溶化。大地被阳光晒热之后的热量缓慢地传导到它的肚腹之间,此时,正是它睡意正浓的时候。

  它抬起头,视野里什么也没有。初秋的风像柔和的指尖,从牧草上轻柔地拂过,密密匝匝的丰茂牧草如同—块质地精良厚实的金色幕布,在被人拉住一角轻轻抖动之后,这种舒缓的震颤就一直向远方起伏飘荡而去,不停歇地直达天际。

  它相信这是风,秋天的风,越过草地而来,吹过营地,又向远方而去。

  随后,它扫了一眼在毡包门前俯卧的同伴。显然,它对这一切仍然一无所知,放纵地侧身而躺,死了一般睡得深沉,只有侧肋在微微地翕动着。

  而它自己,已经好多年没有这样放松地睡过了。

  巴努盖将头收进腹下,准备再睡一会儿。

  但很快,它又惊醒了o

  这次,它听得很专注。它甚至不确定是自己听到了什么,也许仅仅是随风而来倏忽间就会消逝的细若游丝的气息。或者,仅仅是它感觉到了什么。

  它跳了起来,忘记了左肩胛上那处前几天与狼撕咬时留下的伤口,此时,这伤口由于它剧烈的动作而隐隐作痛。它无暇理会这疼痛,迎风而立,试图动用自己所有的感受器官,分辨这一切。

  它听不到什么了’它的心脏因为这种期待已久终成现实的激动而狂乱地跳动,心脏驳杂的震荡让它的耳鼓嗡嗡作响。

  终于,它永远湿润的鼻子捕捉到了空气中那已经被风吹散却浅浅驻留的一丝气味。这已经足够了,它如此熟悉这种味道,就是整个世界灰飞烟灭它也无法忘记这种味道。在它还是一头笨拙的幼犬,懵懂中刚刚知道追随人类的脚步时,它就已经懂得,伴随着这种气味的,是那个少年温暖的手,它们略显粗鲁地揉搓着它,带给它食物。作为过多地仰赖鼻子以气味认知一切的种族,那是它在这个世界上最初的铸定性记忆。

  它已经确信。而且,毫无疑问。它兴奋得有些不知所措,感到双眼发热,它急切地发出一声急促的低嗥。

  它的同伴听到这声警示,惊醒了,慌乱地爬了起来,因为身体尚在梦中游逛,一时没有掌握好方向,转身时险些摔倒。

  这只年轻的牧羊犬只看到巴努盖的背影。

  它已经向草地深处奔去了,在它的身后只留下被它沉稳的四爪扬起的秋日干燥的烟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