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饥年旧事(二题)


□ 金 翔

饥年旧事(二题)
金 翔

守着粮食饿死的二叔

我又梦见二叔了,那个在荒年里守着粮食而给活活饿死的瘸子。
于是我醒来便无法安宁——我与时间无法和解,有关二叔的记忆,如开闸之水,一涌而出,势不可挡;我的灵魂又一次从我的躯壳飞出去,没有在飞行中停一停,一直飞回那个消瘦了一切的年月,飞回我饥饿的童年……
二叔是同纷纷洒落的白色夏雨一起入土的。
在那个苍天落泪的日子里,童年的我站在送葬的队伍前列,从头顶隆隆滚过的雷声中,听到了苍凉的喇叭的呜咽声。我心里因无限失落而恐慌。我不明白有那么多身穿黑衣腰系白布者的熟悉的眼睛,涌出了奔腾的泪水——他们不是对二叔——这个看守村里玉米地的瘸子,深恶痛绝,早就希望有这么一天的么?
二叔是个丢失了姓名的人。村里人都叫他“瘸子”(二叔所瘸的腿是幼时犯麻痹症落下的)——我是从不这样称二叔的,一如他们不会去叫自家人的绰号;但二叔不是我至亲的一一他是靠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的孤儿,是我那当生产队长的父亲认收的兄弟(在那个靠挣工分过活的年月,二叔因瘸了腿没有多少劳动力而没娶上媳妇,跟我们一起过日子)。这年我四岁。二叔很和善,同我那长年阴沉着脸、性格刚烈的父亲,对比鲜明——正是这种反差促成了我对二叔的亲近和依附,让我饥饿而孤寂的童年进入了欢乐的天地,直至我八岁那一年。
那年,粮食变本加厉地助纣为虐,整个村子因人们吃光了鸡犬而缺乏生气,剩下那两头瘦得皮包骨头、饿得成天长哞的老耕牛,更为加重了饥荒的氛围。然而,这年村东红土地上那片玉米地里却是一番红火热烈的景象:地里的玉米棵棵秸粗杆壮,穗穗籽粒饱满,长势出奇的好。牢牢系着全村人的眼睛。让人们看到了生存的希望。那天早上,父亲待二叔喝完那浮着薄薄一层糠皮的每人一碗的野菜汤,郑重地对他说:“老二,从今个儿起,你就不同社员们下地干活,你上村东玉米地守青去。那可是全村二百多条命啊,你无论如何得给我看好!”二叔听后,朝着父亲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亦无欣欣之色——要知道,那年头,看守玉米地无疑是一种权力的象征。
向来给村里人印象很好的二叔便成为众多人咒骂的对象了。俗话说:饥寒起盗心。在大人小孩都填不饱肚子的情形下,难免会有人上玉米地偷掰几只玉米棒子,却又全都被二叔给当场逮着,而这时候的二叔又变得不近人情,直气得别人破口大骂:死瘸子,别忘了你是吃过老子的饭长大的……其时,二叔大都手足无措地垂头无言相对,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随后,照样一瘸一拐将其拖拽到父亲跟前——等待他们的将是在社员大会上作检讨和被扣工分。然而,这一切并末遏止住那些除了饥饿已别无所惧的人。于是,二叔便要求父亲派人在玉米地里搭了个窝棚,让我每天把饭给他送去;于是,那个窝棚俨然成了他寸步不离、昼夜所在的新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