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忠诚于自己的漂泊


□ 曾明了

深夜里我八十六岁的老母突然打来电话问我:“你为什么一直在外流浪?你是在寻找什么吗?过去你从四川到新疆,是为了知青的上山下乡,你必须要去;后来你为了求学,为了文学,你毅然放下记者工作,放下生活的舒适和即得的利益(因为我当时正面临升级);从新疆去了北京。可是你在北京呆了十二年之后,你又突然抽身去了广州;而且这种转变让旁观者都感到莫名其妙。我们都知道,你去广州一不是为了爱情,二不是为了金钱,三更不是为了什么仇恨去寻找仇人复仇……你到底在寻找什么?”
真的,我无法回答永远对我牵肠挂肚的老母亲。
在久久地沉默之后,我负罪地对母亲说:“也许这是我生命的需要,也许我只能靠这种不停的行走,来弥补我生命中的缺憾;也许这是命中注定……”
母亲说:“你的解释使我十分迷茫。”
我为什么流浪?这是我最不想追问自己的问题,我经常在思索中绕开这个问题。因为我知道我找不到答案。
记得我十七岁时,在西部的大戈壁中,常常独自站在空旷而苍凉的戈壁滩上,遥望着远方,远方是茫茫无边的戈壁,空旷得连一棵站出来遮挡人的目光的树都没有。那种无遮无拦的空茫,让我心生悸痛。我总是幻想着远处的世界——那一定是神秘的。这种不可知的神秘使我向往和迷醉。我想那遥远的地方一定有我希望的一切,那一切都在那里等待和呼唤着我……这种念头一经产生,就不可遏止地疯狂起来,我的心几乎被那个神秘的远方紧紧地拽去了。
因为我身处的世界除了孤独就是寂静,还有辽阔得让人惧怕的沙漠。我时常站在月亮下面,倾听远处的狼嚎,狼的叫声很苍凉很悲伤,特别是在那种如泣如诉的月光下面,那种凄绝的嚎叫更是令人怵然。于是我不由自主地随同狼一起哭嚎,哭的非常伤心和投入,可是究竟为什么而哭?我并不明白,只是觉得有一种潜伏在生命深处的东西被狼的哭嚎唤起,它暗合着天地间浩大的悲伤,从心里奔涌而出……
那是与狼共嚎的日子。
我在这样的地方呆了整整八年。这样的地方多数时候是没有声音的,它有着超乎寻常的寂静,除了刮风时的声音,偶尔有几只乌鸦横空飞过时的似是而非的声音,再就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我一个人在那种地方,先是渴望声音,哪怕是一点无以名状的声音都会让我惊喜若狂,我会倾其生命之力去捕捉和寻觅的,可是经常是没有的。在那样的情境中,声响简直比金子还可贵。后来,由于我长时间地不说话——是因为没有说话的对象,我失去了声音的参照,我患了失语症。后来医生诊断为“青春期失语症”。就是说,人处在青春发育期,身体在发育在成长,语域被遏止被枯竭,这就形成了极不协调的生理性病患。失语症就这样形成了。
在那样一种极度寂静的世界中,沉默不是金,而是灾难。
我只有把全部的希望投向远方,远方那种神秘和不可知在诱惑和牵引着我,我疯狂地念头就是要走出沙漠。可是这种念头久久不能变成现实,它却凝结成一种尖锐的痛楚,一点一点刻进我的生命,激励甚至胁迫着我——在我的心灵深处坚固成一种呐喊——我要走出去!走出孤独和寂寞——走出封闭,走向远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