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设计批评与设计教育的思考


□ 滕晓铂

【编者按】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张夫也(艺术史论系)、刘欣欣(装潢艺术设计系)二位教授都曾在日本留学深造。他们在从事设计教育工作的过程中有了一些感触和体会,并就目前国内的设计现状和设计教育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一些独到的见解和主张。近日,他们进行的一次对话,颇具意味,在此刊发,以飨读者。

张夫也:你到我校任教以来,在教学、科研和设计实践方面有些什么样的体会和感受,或者有什么想法和主张,我们相互谈一谈,我想,一定很有意思。因为我觉得这些年,我们国家的艺术设计教育发展很快,这种势头,在其它国家是没有的。在发展过程中,难免出现一些问题和困惑,我想,这也是正常的。但是,设计教育方面的确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在某些地区、某些学校出现的问题也是相当严重的,应当立即解决,否则会误人子弟,有损设计教育工作者的形象。
刘欣欣 :我的专业领域是视觉传达设计,回国以后在学校也进行设计教学和实践。我发现,在我们的设计教育中,在将视觉传达设计和以往的装饰、美化环境的设计相区别的方面还做得不够。视觉传达设计如果把信息变成能够被人们的视觉所识别和认知的符号,这个设计才有意义。如何利用你的设计语言让别人用视觉认知,准确识别、记忆你的符号,这才是正确的。我们现在进入了信息社会,信息是这个时代的主要生产力的创造者。我们的教育基本功很扎实,但在传递信息的设计上,还有一定的不足。简单地说,设计一个图案和设计一个标志到底是不是一回事?在某种层面上,二者是一致的,就是都要设计一个图形;但是又不是一回事——有的图案只是起到装饰作用,它做到美就可以了,可是标志就不一样了,它必须能够传达企业的文化、主张、理念,它不仅是一个图形,而且是一个标识。比如中国银行的标志,如果从图形美的角度来讲,是挺好的;如果从标识的识别意义上来说,也是挺好的。但是信息语言的传播上,它只完成了信息传达设计中最初步的要求,就是能够告诉别人这是干什么的。但是还有一部分没说:我们知道了这是银行,是中国的银行,但是它究竟是一个服务好的银行、安全可靠的银行,还是一个明天就有危机的银行,还是服务很恶劣的银行?也就是说,企业文化的追求没有体现出来,只是一个看图说话。还有类似的,工商银行的标志就是把中间换成个“工”,它只能起到识别作用,但没有起到传递作用。相反来说,我们看到一些比较让人记忆深刻的品牌标志,比如耐克的标识,它只是一个勾,这个勾的意义在学生的作业本中是打对号用的,但是在1978年耐克公司成立之后,这个勾被用作标志,现在哪怕你问一个农村的妇女,这个勾是什么意思,她都知道这是耐克或者说不上来的一个名牌的鞋上的标志。这样的设计就是把人们的概念转化甚至重新定义了。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从这个勾中间根本读不出“耐克”的发音,或者是运动鞋的含义。但是我做了一个调查,我让学生们看这个标志,问大家看到这个标志后产生的联想,并且说出几个形容词供选择,包括繁琐、传统、复杂、曲折,所有的同学都不同意;而当我说出这样的形容词:挑战、速度、阳光、健康,这次大家都同意。虽然这些词并不重复,但是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倾向,这也是耐克能够通过一个标识来体现这个企业的主张的原因。同样,索尼-爱立信的标志,在信息技术行业里也是非常成功的。我们现在的标志设计还停留在满足于能够给人以清楚的指示的层面上。同时,这也是现在我们评价一个设计或培养一个设计人才的衡量标准——如何能够通过设计把想要传递的信息通过一个准确的设计符号给传递出去的这方面的这个能力。视觉传达设计的目的是让人看出你想传达的是什么,是传统,是创新,是安定,还是挑战,都得有一个定位。如果能够通过设计表现出来,这更合乎视觉传达的目的。我从国外回来后,在学院里做了几个课题,一个是感性传达,一个是新媒体开发,我觉得我们在如何能够把一个感性的认知变成一个设计符号并传递给另一个人的时候,让受众也能够产生感性的共鸣。我觉得,设计教育中人才培养的知识结构的改变是很重要的。这是我回国两三年以后思考的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