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气味


□ 朱以撒

  有人来家里,拎了一个很大的狼牙棒。他是经营茶园的,没想到购买榴莲还是如此內行。他说:包好。夜晚,放在大厅里,榴莲在夜深人静时“卟卟”地裂开了几条缝,浓郁的香气顷刻从缝隙中奔逸而出,浸进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榴莲就是这样,当它的內瓤被盔甲紧紧包裹的时候,真有一种固若金汤的气势,气味毫厘不外泄,它们在密封中积聚涨大,伺机逃逸。
  直到整个榴莲的金黄内瓤进入口齿之内、肠胃之中,房间里的气味也随之消散。
  人来人往,物进物出,空间里无数气味交杂,此升彼降,此浓彼淡,每一缕虚无缥缈的气味背后,都有一个储存它的主体,它们发散在我们吐纳的空气里,我们没有能力将其不适某些部分剔除出来,而是全部接纳。这样,在我们终日毫不停歇的呼吸申,我们的喜爱和厌恶,也就显得特别的直接。
  对于外出,我持有一种探魅的喜爱。如不经常的外出,对于喜新的视觉,会有一种负罪感,因此视觉是喜欢新异的。在外总是陌生的感觉充溢,它们远异于我久居的城市,使人对陌生的观察和理解变得兴奋和恍惚,就好像把自己置于一种陌生的气味中,成为这个新空间的体验者。后来,我对于出远门不是那么热衷,我归结为与居住有关,居住使我感到有压力,内心不是那种舒畅。我想,这肯定是我对于一个人据有一个独立的空间本能的向往。会议的主办者为了有效地利用空间和节省资金,通常是把两个不认识的人,或者已经认识的人,安排在一个房间里。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不习惯这种安排,却往往安慰自己——会期不过三两天工夫,忍忍吧。
  不适的感觉就像细菌,它是会大量繁殖的。另一个同居者也拉着行李车进入了,空间骤然变得狭小,我想他也很敏感地嗅到了。文人就像刺猬,一只刺猬一个空间会好一些,两只刺猬挤在一个空间里,身上又有隐形的刺,肯定会相互伸展。倘若同居者是一个好交友侃大山的角色,总是把居室当茶馆,招揽许多人来,没有止息地开讲,此时,我只好上街。在陌生的街面上闲逛,琢磨这个城市的点点滴滴。街市是噪声的群集之地,像在黑夜中长出的明媚翅膀,盘旋环绕,让人心绪扑扇不宁。在这样的气场中,人无所适,步履随着人群移动向前,有时就走到底。
  即便是一个人的空间,陌生感也是不可免除的。尽管入住的大饭店都是各异形态,但是內部的标准间——既然称之为标准间,说起来也就是空间的类同,即符合空间管理的原則。就是这样固定的空间,对于南来北往具体的旅客短暂的居住,感觉仍是千差万别。居室的灯总是昏黄的、朦胧的,像浸在嫣红葡萄酒中的柠檬,透出安息的气味。我一直不习惯这种设置,目光被一层薄膜蒙着,想在睡前读一个章节也颇觉酸涩。大饭店的存在分明是让外来人休假的,瓦解你读书写字的意志,摆脱案牍劳形,最好,到夜总会去消费吧。既然如此,也就权且作为休闲,毋须让自己总是一副书生模样。倘说居室中的用具,清洁是毫无疑问的,被褥、床单、枕头比起家中,常洗常换,雪白酥松。由于雪白,让入住者目欲舒服。外表的好看是没有用处的,在外的几天里,我终究睡不安稳,席梦思往往偏软,人的身体有一种垮塌下去的惊恐,而翻身又须下气力——它使我想起“翻身”这个具有政治寓意的字眼。一个人连翻身都要下大力,他的睡眠一定是很浮浅的。枕头也是难以安眠的原因之一。床上总是提供两个枕头,用一个太低,用两个,又太高同时也太软。一个人离开了自己适应的卧室,他的黑夜也就显得漫长和不安。呼吸着全然不同的气味,目光炯炯,没有睡意。这就如同我离开了自己熟悉的书房,那一方的主人把纸墨笔砚都备齐了,我的內心却没有一点敦促自己动手的意思。像我这样过分认生的人,对陌生总是充满兴奋,但我更喜欢的平和与安宁,却因此无法到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