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蛇(短篇小说)


  大平

  上世纪八十年代,江南水乡的小镇上,略会砖匠手艺的几个小工吃住在一个叫庄师傅的小包T.头家。庄是个手艺不错的泥瓦匠,他带着这班人在乡下盖民房。庄师傅的为人还可以,水乡小镇一带提及他,识得的人都会点头,说来得去得,意思是一个人能挣得来,也能花得…;遇事拿得起,也能放得下。不过,庄师傅也有烦心事儿,都四十半边的人了,至今没有绕膝的囡囡。倒不是不能生育,老婆阿荠那平展展的小肚儿动不动就让庄师傅弄得鼓了起来,只是,一到关键时刻就出岔子,宝宝生下来不久就夭折了就好像一颗瓜,也打纽纽了,也开花花了,也结果果了,可长着长着就蔫了就瘪J,就死_r。为此庄师傅没少跑医院,找不着症结的大夫们说,大概是阿荠的身子太弱了吧,于是,庄师傅想方设法弄一些营养品给老婆,人参燕窝鹿茸之类没少吃,可仍是不见效,阿荠白净的瓜子脸仍IHH净净的,消瘦的她仍1日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天成是庄师傅的弟弟,人长得委实不咋地,瘦得像阴沟里的一株豆芽,一只胳膊还小有残疾,总是伸不直。不过,这倒并不影响他找对象,用庄婆的话说:媒人踏破了门户槛,把狗都咬瘦了。天成他一个没看上,唯独相中了阿荠的妹子——阿草。

  这天晚上,天成和阿草去看电影,庄婆说:跟狗儿一样,男女到一块就连(恋)上了唷。雨是之后下起来的,庄婆让海去送伞。海摸黑到了电影院。电影还没散,海就在小广场上等。雨越下越大了,密集的雨点在伞背上敲锣打鼓,昏黄灯光下的雨点成了一颗颗银色的子弹,呼啸着,还带着风。海衣服穿得少,有一点点发抖。终于散场了,海在人群里找到天成,把伞递给他。天成撑开伞罩住阿草,阿草稍作迟疑,天成的弯胳膊搭上了她肩膀:天成的个头比阿草矮,吃力而不协调。阿草跳出了天成的包围,向海问道,“哎,就一把伞么?”海巴不得她这一问,便将手里的伞递给她,慌乱地说:“我的给你!”扭头跑向了雨中。阿草大声说:“那怎么行,这样大的雨,你没伞怎么行?”庄师傅家不缺伞,庄婆让海多带一把,可海只拿两把。海是要试试天成和阿草“连”到了什么程度。递伞那当儿,与阿草惊鸿一瞥。仓促的一瞥很模糊。海在雨中奔跑着,那张脸便水洗一般清晰起来。阿草的脸儿在雨夜的灯光下像一只带露的苹果,网润饱满,似乎还带着水果的芬芳,美得让海无端地兴奋,美得让海莫名地心痛,美得让海嫉妒天成’了。跑着跑着,不小心脚给崴了。

  海歇T.在家,发现水缸里水不多了,心想反正没事,不如趁现在挑满了,明早可以多睡会儿(庄师傅家的水缸不大也不小,一家人的吃水用水由几个小丁承担)。不顾脚痛,一歪一扭挑到最后一担了,海下河游泳,在清凉的河水里,海大着胆子褪下裤头,赤条条的身子在夕阳下的小河里沐浴着,那份舒坦与惬意,无法言说。有小鱼虾轻轻噬着海的身子,小心翼翼的,试探性的,生怕惹恼海似的。忽然发现石埠头上来人了,是阿草,是来河边洗衣的阿草。海羞得什么似的,以为她一定窥破了秘密。海胡乱地套上衣服上了岸,挑着水桶经过阿草身边,慌慌张张的,水泼洒了一地。阿草回头说,“哎,好好的,你慌什么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