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舅撑起我的天


□ 杜书瀛

得知大舅去世的消息,是一天午睡刚醒。电话铃响了,农村大舅家的表弟打长途来说大舅“过去了”。他说得很平静,似乎并不特别悲伤。表弟告诉我,大舅走的时候很清醒。晚期已经不能吃东西,靠输液维持。大舅说,不要输液了,我没病,就是老了。用古人文雅的说法:无疾而终,寿终正寝。
听到这消息时,开始我也很平静,但有关大舅的种种情景浮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的眼睛湿了。
大舅喜欢孩子,对我尤其呵护备至。我不到四岁的时候,爸爸就在抗日战场上牺牲了。妈妈带着比我大几岁的哥哥,在离家一二百里的惠民、乐陵一带地方打游击,把我往姥姥家一放,托付给姥姥和大舅。听姥姥说,那时候我特别依恋妈妈,每次妈妈走,都大哭大闹,抱着妈妈的腿,不让走,不吃不喝。所以,每次都是妈妈把我哄睡了,或是叫大舅领我出去玩儿,乘我看不见的时候偷偷离开。妈妈走后,一连多少天,我总是眼泪汪汪。等我长大稍懂事的时候,我的几个姨常常拿这件事取笑我,说我小时候没出息:离开妈妈像是天要塌下来,好比有人挖你的心,你看,那么多兄弟姊妹,谁像你那样离不开妈妈?当几个姨取笑我“没出息”的时候,大舅总是出来替我说话:咱们家这么多孩子,有谁像瀛儿哥俩那样从小没了爸爸?没了爸爸,又不能时时守着妈妈……大舅一面说着,一面伸手抚摸我的头顶,而我也顺势把头靠在大舅腰间,酸酸的,再也说不出什么话。这时候,姥姥在一旁掉起泪来。姨们也都低头不语。
直到现在回想起来,小时候每次同妈妈分别,的确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有一种“挖心”的感觉。长大后,常常听人说“母子连心”的话,我想,当初发明这话的人,定有“挖心”之痛,不然哪说得出来;还有一个成语叫“生离死别”,谁解其中滋味?如果解得,用这个成语形容我当时的感觉该是十分恰当的。而且,姨们说“像是天要塌下来”,当时我还真有这种感觉。那是一种莫名的直到现在也说不清楚的恐惧感,比天塌了还厉害。我的这种感觉如此强烈,是本能使然?———是爸爸牺牲使我受到的刺激。
爸爸杜子孚,名兰友,子孚(有时也写成子甫)是他的字。通常大家喊他“杜书记”,因为他是中共冀鲁边区第一地委书记;在部队里喊他“杜政委”,因为他还兼第一军分区政委。1942年麦收时节,日寇出动两万多人对第一地委和第一军分区所在地进行大扫荡,爸爸和军分区石景芳司令员指挥军民进行英勇的反扫荡,终因寡不敌众,打完最后一颗子弹,为国捐躯。妈妈说,那天傍晚从战场突围出来的一位叔叔,下巴已被打穿,挣扎着来报告爸爸牺牲的噩耗。当时虽然并不理解,但在记忆中,那天晚上我们家的确是天塌下来一样。平时总是笑眯眯领我玩儿的奶奶,哭得昏死过去。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奶奶哭,而且是这样死去活来的哭。妈妈把我搂得很紧很紧,眼泪把我的脸都滴湿了。只听妈妈一遍又一遍地说:“你再也见不到爸爸了……”也是第一次看到妈妈哭,哭得把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我也使劲偎在妈妈怀里哭。以往我在家里感受到的多是欢乐。不久前家里人围在一起说话,伯父揽着我说,长大后你也像爸爸那样打鬼子,你叫瀛(营),就当个营长吧。我也特别得意,家里家外每每以“营长”自居,要指挥大家打鬼子,总是惹得全家人开心。此刻,巨大的灾难如洪水铺天盖地袭来,全家都被淹没了。那时我还不太懂悲痛为何物,只是觉得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恐惧笼罩着我,压迫着我。对于一个不到四岁的孩子来说,这突然的变异,比天塌地陷还厉害。......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