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自飘零水自流


  撰稿·李伟长

  妈!突然,跪在椅子上的栓儿,起劲地对母亲喊道:你腌的爸爸的肉,该吃得了吧?这是章诒和小说《刘氏女》中的一节文字,孩子这一句话,犹如狰狞的巨石忽地从万丈悬崖坠落,让刘氏女顿感天崩地塌。作为读者,你读过后有没有感到惊诧,然后倒吸一口凉气?这会是怎样的母亲,竟然把爸爸给腌了?为什么?怎么腌的?这个女人何至于如此残忍?

  这是章诒和的第一部小说。谈起写小说的经历,章诒和归结于监狱生活的后遗症。在监狱里蹲了十年,从1968年到1978年,26岁到36岁,最好的年华消耗在牢狱中。出狱后噩梦十载,为了结束内心持续不断的惶恐,她决定用笔来倾诉,既为精神释放,也为平复心理。酝酿多年之后,现在,章诒和将目光转向了当年朝夕相处的狱友,这是一群人性善恶交加的女人:淫荡,放肆,轻佻,凶残,像嫉妒的妖精,复仇的狐狸,缠人无数的蛇蝎,每一个人身上都有故事。章诒和打算以她们为原型,写四个故事,《刘氏女》是第一个。

  暮年开始写小说,难免会遇到叙述人称和主观情感等一些技术上的不适,但章诒和敏锐独特的文学眼光,使得她回望牢狱生活时,抓取的故事直抵人性的黯黑死角,穿越历史,直逼当下。故事是这样的:一个农村女人,因为向往城市生活,经人撮合嫁给了一个比他大很多的工人。结婚后才知道,这个男人患有羊角风病,学名叫原发性癫痫,发起病来吐唾沫吐血外加尿裤子还长时间昏迷不醒。一次看电影的时候,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病,栽倒在椅子下,大叫,怪叫,尖叫,像猪,像狼,像畜生一样,把所有人都吓坏了。工会主席大喊,让她把发病的家属赶紧带回家。就这样,从嫌他到恨他,绝望的刘氏女起了杀心。

  杀人动机就是这样简单,也许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就刘氏女来说,与想象中的城市生活不一样,与想象中的婚姻生活也不一样,心理的落差与对男人病情的绝望,只需一个刺激就能激发她杀人的冲动,加上受教育程度低,缺乏法制观念,对犯罪会带来的惩罚近乎懵懂无知。人性之恶可以穿越时空,成为文学作品的核心要义。刘氏女起的杀心,简而言之,无非就是情与欲望的畸形扭曲导致的极端。

  接下来的内容最为精彩——杀人的准备和实施过程。作者采用了素描的写作手法,不添油加醋,也不刻意渲染,以刘氏女的讲述为基础,换成第三视角,冷静而简练地写出了这个惊心动魄而又恶心恐怖的过程。刘氏女平时喜欢腌菜腌肉,为此她的计划是将男人杀死并肢解然后腌起来,这需要很多盐和花椒,于是她耐心地花费不少时日准备,一次不能买得太多,也不能买得太勤。一场无比镇定的丧尽道德天良的谋杀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进行着。如果没有真实案件,你我或许都无法想象,一个没有内心约束的人,会堕落到什么程度。

  这个过程仅有八页内容,但就是这八页却展现了章诒和的文字功力。从悄悄地准备,到充满血腥味的肢解尸体,再到悠然涂盐腌肉,最后冷静装坛。文字极为克制、冷静,人性中本能的邪恶弥漫开来。尤其是腌肉动作的几句描述:“把盐和花椒均匀地撤上,撒了一层又一层。之后,她用一只手把每一块肉举起来,用另一只涂满了盐的手再重新涂抹、揉搓一次,周周到到,仔仔细细的。”犹如完成仪式一般,竞隐然有艺术化的感觉。这些动作没有丝毫的慌张,一如平时她做的腌菜活儿,每个步骤,每个环节,她都仔细完成。更为残酷的是,当刘氏女完成这些步骤,转身发现,她的一岁多大点的儿子端坐在被窝里,不哭不闹,一动不动,就那样呆呆地,看着她的妈妈把爸爸的肉给腌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民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民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