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沉默的鲁迅”及其思意义


内容提要 学界所谓十年“沉默的鲁迅”其实并不沉默。一方面,在“归魂故书”中,鲁迅对民族文化“固有之血脉”作了深入发掘,并创办《越铎日报》开始了公共空间的批评与探索,另一方面,在他所遭遇的空前的寂寞、绝望与虚无的精神危机中,他又通过回到自己精神故乡的返顾与寻觅,吸取抵抗黑暗的思想资源和精神力量,从而构成了他现代主体精神结构的一个内在的前提。
  
  一
  
  鲁迅1909年由日本回到中国再到1918年发出他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第一声呐喊——《狂人日记》,其间大致经历了十年的时间。这十年被学术界习惯地称之为“沉默的十年”。“这十年,与他频繁转移的生活轨迹相比,他的笔述生涯则暂显停顿,比较于其前的慷慨激昂的日本时期和其后的‘一发而不可收’的五四时期,显然独自构成了一,个‘心声’隐默的十年。”不过细致地划分,这十年又大致可以分为回到故乡越地(杭州、绍兴)的3年多,与到教育部(南京-北京)任职的6年多,即寓居S会馆的时期。日本学者竹内好认为这是鲁迅传记中“最弄不懂”也“最重要的时期”。因为这一时期孕育了可以称之为文学家鲁迅的基点的东西,那就是“无”。而“所谓‘无’则来自于对政治革命的绝望而产生的自觉,正是在‘无’的绝望之中,文学家鲁迅才得以产生。”伊藤虎丸则认为鲁迅并非因为对于政治的绝望才回到文学,而是透过这一段沉默的反省,达到了一种“罪的自觉”,从而赋予他“作为主体‘个’的责任意识”。所以这一时期结束的标志的《狂人日记》是“作者的告别青春,获得自我的记录”,从而使他“确立了‘真正的个人主义’,也即“科学者的自觉(即现实主义小说家的诞生)”。他们都强调了s会馆的沉默时期对于鲁迅思想发展的重要意义。不过由于鲁迅这一时期留下的文献资料的确不多,再加上竹内直观式描述所透现出来的日本式幽玄,因而带有明显的推测与猜想性质。彭小燕通过对鲁迅本时期有关史料的详细解读,认为归国初期的鲁迅一方面透过蒙昧、守旧的国民精神状态与社会文化氛围,1918年以后对于封建专制秩序及其礼教文化的批判与思考在这一时期已经生发、形成了,另一方面在私人生活困境与社会化价值危机的双重压力下,鲁迅精神生命中的一种根本元素——“最透彻、最纯粹的虚无遭遇,虚无沉潜”——在这一时期形成了。汪卫东也认为,“鲁迅在《新生》事件之后的一系列文学启蒙的挫折中,第一次产生了绝望,绝望来自对‘庸众’麻木的深切体验,这就是‘荒原’、‘寂寞’和‘无聊’感,并转而对自身行动能力产生怀疑。”陈方竞则根据学界关于鲁迅这十年里辑录古籍是“以会稽郡为横坐标,以魏晋时代为纵坐标”“的发现,进一步提出“魏晋感受”、“浙东情结”构成了鲁迅生命之根,并形成了他“以‘魏晋’为内核,倡导五四新文学发生的浙东背景”。李欧梵也认为:“鲁迅生活中的‘过去’并不是蛰伏在他意识中的一个消极因素,相反,它在他的创作中积极的起着作用,如一片沃土,如催唤他的使者”。同时他对古籍的收集、比较、编校等只是与学术的活动也“为他今后的创作活动暗中做了储备”,因而“他实际上是抓住这段精神压抑的时间,从不断积累的文化资源中建立某种可资参考的框架,在其中寄托他生存的意义。”沿着鲁迅与越文化关系的这一思路,笔者以为还可以做更深入的探讨。一方面承接在日本展开的“新生”文艺运动,鲁迅回到越地故乡作了进一步探索与思考。在编校古籍中对民族文化“固有之血脉”作了深人发掘,同时创办《越铎日报》开始了公共空间的批评与探讨;另一方面,在他所遭遇的空前的寂寞、绝望与虚无的精神危机中,他又通过回到自己精神故乡的返顾与寻觅,吸取抵抗黑暗的思想资源和精神力量,从而构成了他现代主体精神结构的一个内在的前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