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物三题


□ 马宇鹏

  ■马宇鹏

  锁哥

  回乡探亲返回时,七十多岁的老父亲抽着旱烟,迟迟疑疑地向我提出一个要求:你在城里门路宽,给你锁哥家的孩子寻点事做吧,那家人太难了。我说,锁哥是谁?我咋就没有印象?听着我的话,老父亲顺手举起手里的旱烟袋,在我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叭”的一声敲在了我的脑门上,像不认识我一样瞪了我半天说:你长本事了,学会忘本了,那是咱的本家,你俩的祖爷爷是亲弟兄,都埋葬在一个坟地里,亲不亲,一家人,你不管,谁管?看着父亲发了火,我大气也不敢出,心有余悸地小声问:锁哥的孩子多大?有何特长?擅长干什么?父亲似乎一时消除不了对我行为失望之极的怨气,嘴里呼呼地出着粗气,不接我的话茬。我说:如果没有什么特长的话,说破天我也给他找不上事!

  返城后不多久,我就接到了父亲打来的比电报还短的电话:党员,当过兵。

  我知道,这还是指的是为锁哥孩子找工作的麻烦事。看来,父亲是把这事挂上了心,念念不忘。父亲把我所说的“特长”,“有何长处”,理解成了一个人的政治面貌和服过兵役的事,你还不敢责怪他。

  想着父亲的固执,我的眼前又浮现出父亲和我说这事时,脸上那迟迟疑疑的表情,我知道老人家一定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和我说这事的。我还知道,在我们乡间,人们都是很淳朴的,只要他们有一份奈何,能解决的事情,是决不会轻易开口求人的。我在心里想,这事看来是推脱不过去了。不认真办,不但有拂父亲的脸面,而且人们还要在背后戳我的脊梁骨,唠叨我这城里人“脸太大”。

  “脸太大”和“脸不大”是我们家乡人衡量一个从农村来到城市里有了固定、体面工作的人,对乡间人的态度。你对他们的亲和力到底有多深?在他们心目中怎么样?他们便会用这个“脸太大”或“脸不大”的尺码来对你进行鉴定、甄别、区分。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可以对你一生的品行,在他们的心目中,来个简短的总结。

  它像一个容量很丰富的器具,也像一个无形却又有神奇力量的项圈,牢牢地拴着每一个从故乡走出来的人。如果说,你不幸被他们归于了“脸太大”的行列,说你“脸太大”,说明你这人已经在故乡人的心目中变了质,变得“一年土,二年洋,三年看不起爹和娘”了,变得生分了,不和他们在同一战线了。尽管这些乡间人表里如一,仍生活得灰头土脸,但他们并不高看你,除了会对你嗤之以鼻外,背后还要怪你忘恩忘本,无仁无义,数典忘祖。给你总结一句“那人?腻人,二仁眼,寡着哪”!这下你就完了。哪怕你在城里,就是一尊金佛,在他们眼里也是一摊臭狗屎。这种情绪还会传染,会口口相传,到最后,人们便会孤立你、漠视你,不愿意再亲近你,把你远远地搁起。像是要静静地、幸灾乐祸地看着你这种人,将来到底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倘若说你,那人“脸不大”,说明你这人在故乡人心目中,还没有忘记“我生在那个小山村,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品德忠厚,待人诚恳,口碑尚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