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房祖名:在“太阳”中奔跑


房祖名:在“太阳”中奔跑

  我观察房祖名——从一开始体验生活,到开始进入这个组,从香港的孩子变成角色所要求的小队长。我发现他的身心不断地在深入地投入。包括有一些戏的时候,我只要说一个词,他就立刻在人物状态上了。
  ——姜文
  房祖名:在“太阳”中奔跑图片1
  
  我跟他拼了
  
  听到姜文这个名字之前,其实也知道他是一个大导演。先是公司的人说姜文要找你拍戏,跟我讲完之后姜文就让人寄来两个片子给我,一个是《阳光灿烂的日子》,一个是《鬼子来了》——他导的头两部戏。我看完后觉得很爽。我觉得他可以做到他自己想要做的感觉。我也很兴奋:我什么时候可以追到他?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我要追到他。
  第一次见姜文,觉得他老是在衡量我,看我有什么、没有什么。我一下就变得很紧张。刚跟他聊了五分钟,我就变成了问题小孩——我怕自己搞不好,没有第二次看到他的机会、拍不了他的戏了。我就老问他问题,反正我不管,我就跟他拼了。

  第二次见他之前,先是接到他一个很简单的电话,说你来试一下装吧。结果一去就试了32套。我觉得他是一个很认真的导演兼演员,他很照顾演员的感觉。他会仔细问我,服装舒不舒服,对不对身。
  
  要一个乡下的房祖名
  
  之前的《鬼子来了》,姜文让主要演员去拍摄地一训练就是半年——去乡下喂鸡、杀鸡、每天自己煮饭。那可是半年啊!我这次只是提前去了一个月而已。现在的演员很少有这样的时间去训练。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背山面水去在野外上厕所,蛮自然地上厕所。去了一个月,我真的从一个城市的人一直进化一直进化。刚开始,我每天本来带的皮包里有信用卡、有钱、有银行卡,到最后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五十块。这五十块钱还是以防万一,要是遇到打劫之类的,你起码有钱给。手机就一个,而且是大陆的卡,香港的卡不用开。因为我不想让香港人找我,找到我也没用。最后我干脆把手机关了。
  那段时间我觉得我正在慢慢地发生变化。穿的越来越土,越来越简单。你穿得漂亮给谁看呢?你给田、给树、给牛看吗?我觉得不需要,所以呢,越穿越烂。吃的也不太挑,因为没得挑。
  
  跑啊跑
  
  电影里面我的角色是小队长。他有一个疯妈,他算是村里面蛮大的一个职位,叫小队长,虽然不是大队长。小队长还管着蛮多东西。我基本上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孩,有空照顾一下妈,被妈打一下;然后忽然间,妈妈不见了。这时候自己要长大,要成事,有很多东西要理,要照顾人,可以叫做一夜长大的那种感觉。
  拍戏的时候,很多时候我都要跑。导演的要求很高,我只能尽力做。比方说他叫我要“跑得像飞”。那我就真的要跑得像飞。我经常跑到觉得腿都快没了。
  有一天我跑着跑着就摔倒在地上了。我很生气,躺地上,甚至要哭出来了。等我起来往回走的时候,我的脚一直在抖。我很愤怒,有想把脚打掉的那种感觉。
  有一天我问导演:姜导演,为什么我老要跑呢?我觉得我好像在拍动作片呢。我们把动作片留给我爸好不好?我拍文片好不好?导演就跟我说,演员,英文叫作ACTOR,ACT是个动词;你得跑,你知道吗?大部分得奖的人都是动作跑回来的。我想了想,好吧,那就按照导演的意思继续跑吧。
  我觉得最大的鼓励就是,在拍他戏之前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演员,好不好没关系,我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演员。在拍这部戏的最后一天,导演抱了我一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房,你是一个好的演员。哇!我当时就想,听完这句我就是个演员了。我想全世界没有几个人可以讲我不是一个好演员,因为我不会相信他们,我相信姜文。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