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酢浆草


□ 郭永仙

  大地是深情的,亦如大海一样博大、宽容,不管多么卑微的小草,她都容留,给予表现的舞台。在许许多多微小的很少被人关注的小草中,酢浆草在我的记忆中一直很清晰,甚至温馨。它一直扎根在我的记忆中。尽管时间已过去三十多年了,可它总会在我脑海中闪现,嫩嫩的绿,细长的茎,飘摇在遥远岁月深处,难以忘怀。物质贫乏年代,它是我们随手可得的不花钱的零食,行走在乡村路上,随处可见,随手可得。过去一直不知它的学名,也不知有药用功能,小伙伴们都叫它“酸酸草”或“酸溜溜”,在永泰土话中,更普遍叫她“雪露草”。
  我的小学时代,准确地说是小学低年级阶段,还没有专门的校舍,学校借在大樟溪边的关帝庙上课。我每天上学都要经过天生理发店,天生理发店是我们爱去的地方,因为天生的儿子龙官善讲故事,午后喜欢去他那听故事。还有他的小阁楼上藏有一木箱的小人书,很有诱惑力。理发店靠近菜地边开有一扇很大的窗户,菜地边沿肥沃的土地上长着油嫩嫩的酢浆草,我们听完了故事,轻巧地从那扇没装玻璃的窗户跳到菜地,快乐地抓几把酢浆草叶,揉成一团,然后放入口中大嚼起来。
  对酢浆草的印象是太深了,怎么也挥不去。我们上学每天要经过一长溜菜园,菜园边插着整齐的竹篱墙,篱墙边上长着一排挤挤挨挨的酢浆草,上学或放学经过,都要摘几把酢浆草的叶子吃。吃法也有讲究,摘下叶片后把它揉软,放于掌心,然后很慎重地对其呵几口气,据说可以消毒。此法也不知谁传下的,大家都这么吃着,无师自通。酢浆草味微酸,有一丝清甜。有时我们也去挖酢浆草的根块吃,挖到完整的根部,酢浆草的头茎有点像小萝卜,白嫩嫩的,吃起来生脆清爽,一般要找叶片长得比较肥大的株挖下才可得到大的根茎。这也要凭经验呢,嘻嘻!对酢浆草能吃这件事,也没有谁特别告诉我们,我们这些孩子就像羊一样,生下来就知什么草能吃。在那个年代,除了酢浆草外,我们还知道很多植物能吃,吃过映山红的花,也是酸酸的。在春天,我们像牛羊一样快乐,满山遍野寻许多能吃的植物,我们有不少找食的本领,按现在话说,具有很强的野外生存能力。
  酢浆草分黄花酢浆草和红花酢浆草,别名有盐酸仔草、酸味草、三叶草、斑鸠酸、酸咪咪等,属浆草科。叶柄上有叶枕的构造,光线和温度会影响叶枕内的水分,白天水分多、水压高,叶片自然开展,夜间水分少、水压低,因此叶片就往下垂,缩成一个个“个”字,有点像含羞草,这就是睡眠运动。它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在南方,三月中旬开始开花,一直到十月。花由一至数朵组成腋生伞形花序,花丝基部合生成筒状,像三十年代留声机的喇叭。新长出的酢浆草有点像豆芽儿,卷曲着,问号一般,如果从土块或石块压着的地方长出,有书法草书的味道,练书法的人看了是不是从中能有所得?有压力,长出的才更有风韵,更加曼妙,生命的激情被激发出来,人生其实也如此。
  酢浆草在我国分布非常广,生于路边草丛或田野、房前屋后,生命力极强。全草可入药,有清热解毒、消肿散疾的效用,可治蛇虫蛰伤,也可治尿血、尿路感染、黄疸肝炎、烧烫伤等。外用将其嚼烂敷于患处,疗效显著,无负作用。在草药书上记载,化学成分:茎叶含多量草酸盐。叶含柠檬酸及大量酒石酸,茎含苹果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