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字招牌(中篇小说)


□ 袁亚鸣

这篇小说会是一枚小小的炸弹。制毒贩毒、谋杀陷害、复仇恶报、男女欢爱、企业改制、资产流失、潜伏破案……几乎囊括了所有典型的小说元素,但这又不是一篇安于讲故事的小说,作者在有限的篇幅里开拓了最广阔的小说空间。小说在袁亚鸣这里,从书斋走向了社会!

老书记的榜单

恩怨是人生的一道坎。直到老书记做期货一夜输掉300万,人们才记起了大头与老书记的恩恩怨怨。

书记蚀了300万,那是被错误的大浪彻底击倒了。这错误的大浪不光卷走了300万,还卷走了书记一世英名,把书记卷得七荤八素,卷到了天涯海角,奄奄一息了。这时谁也没想到,关键时刻会是大头站上浪尖,力挽狂澜,撑住了书记的农资公司。大头不是艄公,在大浪面前,他不是站在船头,张着双臂让浪水打湿自己不满一米六的身体。大头威猛无敌,拿出惊天绝技,只见他海龙王一样吸了一口气,嗖的一声,浪就全被他吸进了肚子。书记醒过神来,竟然发现自己倒在舞台一角,收戏的锣响过,浪成了南柯一梦。

连大头都站在书记一边,所有人当然都站在书记这一边。但是菊英没有。关键时刻菊英非但没有和书记站在一起,还公然离开了书记。在恩怨这道坎面前,菊英便有了恩将仇报的味道。大头和菊英,对书记的态度完全颠倒了。所有人心里,都升起了一个疑问的气球。

按规定书记前年就该退休。但他不退休,不退休还活坌倒。活坌倒是土话,听懂的说法就是瞎折腾。这一坌,就直接坌出了事体。他盯着教授,要教授拿一个研究成果给他。教授被逼不过,就给了他一个研究成果。在退休那一年,书记又办了一个涂料厂。

涂料厂开业那天,他说科技终于在黄土地上腾飞了。这句话他想了好几天,最初的说法是科技嫁给了农民。后来盛乡长帮他改了一下,他还让盛乡长听他背了几遍。最后在会上,他说腾飞这话时,还配套做了个手势。手势做了,涂料就起飞了。形势一片大好。教授说今后还要做好喝的涂料。书记一高兴,梦里就先喝了。事情本来好好的,可到了上个月,忽然有了变故。先是涂料出了问题。接触涂料的人,身上起一种疙瘩。疙瘩浓浓淡淡,浓的地方疙瘩堆疙瘩。主要是痒,痒得抓烂了皮肤。溃烂的地方,一撮撮起伏不已,颜色红而幽暗,像隔了夜的鸭血块。

患者家属越聚越多,聚在医院里闹起来,占据了整整一层楼。

开始吸引了媒体的注意。大头是公司办公室主任,他把医院里的橡皮膏药袋剪开来,一袋袋往里灌钱。来一个记者,给一个橡皮膏药袋。给了一个还不走的,拉到边上再给一个。稳定是暂时的。人家说了,不根本解决问题,还得走程序。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靠几袋橡皮膏药,解决不了问题。

两天过去了,橡皮膏药眼看就扛不住了。楼道里的人隐隐绰绰的,全不是什么好征兆。阿福爹一直痴笑。他边笑边摇。一脚深一脚浅,跳大神一样。书记跟了节奏,半天才看清楚,阿福爹背倚了墙,狠命蹭身上的痒痒。这时候书记就意识到了,自己再不亲自出马,再不找到教授,事情就要豁边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