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霍桑探案》的功能型人物——包朗


□ 姜维枫

  程小青的《霍桑探案》历来被认为是民国时期中国本土侦探小说的代表之作,小说除具备侦探小说的种种艺术特征之外,同时又具有中国传统小说“载道”的特质。这不仅表现在程小青对小说背景题材的选择上,对主要人物霍桑性情、意识等的刻画上,而且常常借助小说中的另一人物——包朗加以体现。
  包朗是《霍桑探案》中私家侦探霍桑的老友兼搭档,程小青笔下的霍桑与包朗这种大侦探与助手的搭档原型直接取法于英国作家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与华生。包朗是一名职业作家,程小青在小说中告诉读者“霍桑探案”的故事均是由包朗创作的,协助霍桑探案只是包朗的业余所好。包朗热爱侦探工作、崇尚科学、同霍桑一样为了正义可以出生入死……在小说的叙事艺术中包朗的地位亦举足轻重:比如:在那些采用第一人称限知叙事的作品中,包朗便是故事发展的视角人物;而随着故事的发展,包朗对案情的推理或是内心的疑惑又相当于是一名勤于推理的读者。可以说包朗在小说叙事艺术中的地位和价值是不可撼动的,因为,无论是作者编故事还是读者参与故事都要大大借助包朗。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由埃伦•坡始创、又在柯南•道尔的侦探作品中定型了的主角与配角的搭档关系从一开始便是优势与缺憾并存。作为大侦探的助手,无论是华生还是包朗,其价值更多地体现于小说的叙事艺术之中,其缺憾则是作为小说所塑造的人物,其形象不够个性与凸显。换言之,这一类人物设置的特点便是功能性价值远远大于人物的个性价值。进一步言之,如果说华生等西方侦探助手的功能性价值主要体现在《福尔摩斯探案》等小说的谋篇布局、叙事视角等方面的话,那么相比之下,包朗的功能性特点又比西方的侦探助手多出了一点——“载道”。具体而言,程小青通过包朗的“宏论”来“言道”。包朗的“宏论”突出地表现在《霍桑探案》中那些采用第一人称叙述的小说中,让人无法忽视。
  表现其一是包朗总是不失时机地对霍桑加以褒赞。如小说《古钢表》的开头:
  在一般人的眼中,霍桑的性情要被看作是相当古怪的。他最厌憎无聊的应酬。他常说我国的有闲阶级里面,有一种专门应酬不作别用的人才。他们靠着祖先的余荫,无所事事,生活的方式只限于今天李家请客,后天张家答席;或是王某三十大庆应当去应酬几副扑克,赵家如夫人开吊,又得去敷衍几圈麻将。“不作无益事,怎遣有涯生?”便是他们的人生哲学。结果影响了那些意志薄弱的后辈,弄得社会的风尚奢靡好闲,正当的社交反不容易推行开来……
  这段话放在小说的开头。若是有对《霍桑探案》的创作风格不熟悉的读者,很可能要认定下文将会是一篇人物评论了。
  表现其二是包朗时常有意无意地为所从事的侦探工作辩护。试看《官迷》的开场:
  有几个对于侦探似乎没有多大好感的人,曾有这样几句类似讥讽的话:“侦探是靠罪案而生活的;所以罪案和侦探的名词始终连接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