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休书


□ 尹守国

  一

  王桂云在临死前,仍然念念不忘压在箱子底下的那封休书。而让她最为遗憾的,是她只晓得那是一封休书,而不知道上边写的是啥内容。

  要说王桂云一个大字不识,也不准确。她能分辨出钱币的大小。也就是说,她认识阿拉伯数字,只是不认识汉字罢了。这也包括她的名字。但对于她的名字,认识与不认识,似乎无关紧要。从来就没人管她叫过这个名字。她在家当闺女时,人们都叫她大丫。刚到婆家那会儿,大伙叫她贵成媳妇。从宝环出生后,她就成为宝环她娘了。至于她名字的这三个字怎么写,她从来没想过。就算是这三个字摆在面前,她也不知道与她有着怎样的关联。

  王桂云六岁时,她娘就去世了。爹要去生产队干活,她只好在家里哄着三岁的弟弟。而这一哄就是四年。等到弟弟上学时,爹让她也一起去。她已经没那份心情了,也嫌丢不起人。那时和她同龄的孩子,都上三年级了。她自然成为这个家的专业保姆,负责做饭洗衣服喂猪喂鸡,一直到出嫁。

  在嫁给刘贵成之前,王桂云并没觉得不上学有什么可遗憾的。那些上过学的女孩子,最后也都回到家里,学起了做饭、洗衣服。看到她们笨手笨脚的样子,王桂云甚至还庆幸自己的选择,并为此骄傲过,也被人羡慕过,甚至被人崇拜过。

  虽然没有文化,王桂云却嫁了个大知识分子。刘贵成是合庄第一个读到高中的人。毕业后,就被抽到小学当教师。按说以他的条件,找媳妇是不成问题的。可是刘贵成到了二十五岁时,也没人上门说媒,原因是他家的成份太高了。

  从刘贵成的太爷那时起,刘家就是合庄的第一富户。有五十多亩田地,骡马成群,牛羊成帮,家里雇着长工短工。在土改时,他家被定性成地主。刘贵成打小就被人称为地主羔子,在学校里受尽欺负。但他特别灵透,别人的孩子坐在教室里听课,老师把他赶到院子里搞卫生。他边扫地边听几耳朵,到考试时,却能答满分。他能当上老师,是在那个村子里,实在找不到一个比他更有学问的人了。

  王桂云和刘贵成的这桩婚姻,是经过典型的媒妁之言和父母之命产生的。他们在结婚之前,只打过一个照面,连句话都没说过。王桂云的父亲所以乐意,考虑的是女儿不识字,找个有学问的,免得以后被人欺负。而刘贵成的父母则认为,女人主要就是生孩子过日子,识不识字不算个事。

  休书是他们结婚的第二天晚上写的,用醮水钢笔写在一张白纸上。休书的上方,少了一角,好像随带着还少几个字,那是由于刘贵成从本子上撕的时候太过于气愤才造成的结果。在结婚的第三天就让丈夫休了,是王桂云今生感觉最为羞耻的事情。而且被休的原因,且别说对外人说,就是自己想想,也觉得脸红。

  二

  结婚的那天晚上,刘贵成喝多了。没等闹洞房的人走光,他就睡得人仰马翻的。刘贵成睡炕头,王桂云睡炕梢,两个人相安无事。半夜刘贵成醒过一次,要水喝。王桂云便下地给他去倒。刘贵成喝过水后,连看王桂云一眼都没有,又睡着了。对此,王桂云并不感觉意外,也没有怨恨。她知道刘贵成嫌弃她没有文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