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他的散文比诗歌更好看


□ 韩石山

  伟大这个词儿,已成专利,优秀也已俗烂,当我奉中青社之命编起本书,循例写这个后记,想到该给徐志摩一个简略的评价的时候,一时竟犯了踌躇。
  他是一个诗人,这没说的,但这是一本散文集子,而且我对徐氏的散文写作,评价要在诗歌之上,至少也是不分轩轾。这样,就要给他一个相应的名头,至少能够涵盖了他的散文写作。没有,真的没有。名头不好定,那就定个座次吧,想想,也不行。鲁郭茅,巴老曹,还有什么什么,早就铁板上钉了钢钉,纵有拔山倒海的力气怕也撼动不得。夹塞似的硬塞进去,污了的岂止是衣衫?不必枉费心力了,还是叫他徐志摩吧。只有这个名号,是唯一的,亲切的,也可说是“世代罔替”的。
  这世上,真正认识徐志摩的意义的,不算已故去的前贤,活着的人,除了我之外,只有不多的几个。知道他是一位不错的诗人,能吟咏他的几首诗作,已是难得的风雅。更多的人,知道的怕是他那早就走了形的爱情故事,一个穿着西装的唐伯虎而已。东拼西杀,战功卓著的将军,过世之后,留下的不过是肌腱凹凸的外壳,真不知道该是谁的不幸!
  组织社团,鸠集同志,创办刊物,构筑阵地,向有碍社会进步的各种腐恶势力,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志在国家民主富强的推进,志在国民人格素质的提高,该是徐志摩的志,摩顶放踵以图之,该是徐志摩的摩;是他短促一生最勇猛的努力,也是他偃蹇一生最显赫的功业。
  看看他的学历,多少可以明白他的志行。在北京大学和北洋大学修的是法学,留美期间,克拉克大学修的是历史学,哥伦比亚大学读硕,修的是政治学,毕业论文为《论中国妇女的地位》。留英两年,在伦敦大学政治经济学院师从拉斯基教授(中国多少学者都是出自此翁门下),在剑桥大学王家学院,修的是经济学且参加了当时英国工党的选举活动。他们那一茬留学生中,有他这样全面的政治经济学训练的实在不多。留学期间,甚至有朋友称他为“鲍雪微克”——布尔什维克。
  同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政治学硕士,后来成了中国著名的政治学家的张奚若先生,生性耿直,傲视同侪,独独对徐志摩青眼有加,说“他不但对于各种学问有极强烈的兴趣,对于人生本身也有极深切的了解”。
  最能说明徐志摩社会学政治学修养之高的,该是一九二六年对胡适的批评。这年夏天,胡适赴英途经莫斯科,有几天的逗留,在给朋友的信中,对当时苏联的教育政绩大加赞扬,说由此可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民治政治”。徐志摩将胡的信在《晨报副刊》上登载并加按语说:“这不是等于说由俄国式的共产主义过渡到英国式的工党,或是由列宁过渡到麦克唐诺克吗?真共产派先就不感激!”并尖锐地指出,胡适所以有此判断,乃是因为他“自从留学归来已做了将近十年的中国人”的缘故。
  几乎可以说,自他一九二二年回国,参与中国政治生活的短短的十年时间,在大的社会问题上,都有清醒的认识并有明确的表示。他的散文作品,除了抒写性情的篇章之外,大抵是他对中国社会与人生问题的坦率的,也是精湛酣畅的表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