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肺都要气炸了



韩石山××:
该叫你先生还是同志,还是别的什么,你自己掂量去吧。你发表在《山西文学》十一期上的讲演录《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我的肺都要气炸了。真没有想到,世上还有这样狂妄的人,不知自己姓什么,不知自己能吃几碗干饭。你以为像你这样的小丑,诬蔑鲁迅几句,凭你的那点学问罗列一些材料,就能把鲁迅的伟大形象从人们的心里抹去吗? 蚍蜉撼大树,谈何容易,只会暴露你心地的阴暗,思想的丑恶罢了。我要写篇批驳文章,你敢登吗?

文侠 2003年11月8日
文侠先生:
多亏你是个文侠,若是个武侠我就不敢接招了。不管你叫我什么,我还是要叫你先生。不是你值不值得叫,是我眼下还没有堕落到那个地步。按你家鲁老爷的办法,我该叫你什么你也该知道的。那两个×,就说是混蛋怎么样?
我的讲演,是我大半辈子读鲁迅的一些体会,自认为也还言而有据。比如太炎弟子进入北大,取代了桐城派老古董,是历史的进步,这是我看了陈以爱的《中国现代学术研究机构的兴起——以北大研究所国学门为中心的探讨》一书而认同的。1922年以后的几年间,一批欧美留学生回国进入北大任教,又逐渐取代了太炎弟子的学术地位,只要翻翻那几大本《北京大学史料》,看看那些年的教员花名册就不难明白。蔡元培先生是何等贤明的人,怎么不让太炎门生继续当北大中文系的主任而让胡适当了,最能说明这一人事的变化。长江后浪推前浪,推到鲁迅这儿就推不动了,还要反过来推后浪,这道理怕说不过去吧。说鲁迅的文章是从古文脱胎而来的,在我当中学语文教员时就有这个念头了,后来看了钱玄同的说法,更加坚定了我的看法。凡此种种,都有证据。你要批驳我,也得拿出证据来。如果没有证据,只说鲁迅不能碰,谁碰谁就是混蛋,我是不敢服气的。你不让碰,我就会想,是我一碰我的头就破了,还是他让我一碰他就碎了。因为没有碰,两种可能都存在。不管谁硬,总得碰一下才知道。不让碰是到哪儿都说不过去的,这就是我对这件事的基本态度。你真要写出文章请寄来,我会安排发表的。
最后还想说两句,一是你那种“几碗干饭”的说法,是过去吃不饱饭的人的一种计算饭量的方法,我家生活还过得去,吃饭只说咸淡,从来不论干湿。再就是,学术研究的对与错,不能以肺叶损坏的程度作判断。特告。祝健康!

韩石山 2003年11月12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