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简单的幸福


□ 裴孟东

街边柳芽努着小嘴凑近我想说什么,我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她便又用诱人的发丝撩我。我知道她想说什么。其实,她看到的我都看到了,她感动的我也正在感动。
这是街上一幕风景。绿灯亮了,在短暂的等待中已憋足了劲的各种派头的小轿车“突”地向前飞驰,骑自行车者反应也不慢,弯下腰猛劲一蹬便尾随轿车而去……这时候,一辆人力三轮车缓缓地驶入我的视线,缓缓地向我驶来又缓缓地从我面前驶去。驾车者应是一位六十开外的男性农民工,那敞开的夹袄在他身体的左右摇摆中就像要张开的翅膀,却又无力展翅飞翔,尽管草帽遮掩了他脸上的光线,我还是清晰地看到了流淌的岁月在他黝黑的面肤上刻下的深深烙印和那烙印演变出的掩饰不住的满足,他是那么悠然自得地向前蹬着蹬着,前方就是他幸福的归宿。而真正打动我的是那坐在车上的老太,准确地说是坐在由一片一片纸箱板高高垒起的人力三轮车上的老太。她一手紧紧抓住拴车的绳子,一手捏住一个夹肉饼子,咬一口,咂吧着嘴幸福地向街上张望,向街上男男女女的行走者炫示她的满足、她的幸福。那种劳作后的喜悦,使我想起了小时候故乡麦收时节夕阳下爷爷拉着平车、奶奶坐在高高垒起的麦垛上双双还家的情景。
对于那老两口来说,幸福就是他们在大都市的大街小巷辗转一天而能够捡拾或收买到满满一车废弃的纸箱板。他们把它运送到城市边缘的收购站卖掉,中间的差价就是他们的收入。这比土地上的春种秋收要快得多,也直接得多,还可以免除风不调雨不顺的揪心和忧愁。他们可以用这在他们看来不菲的收入,花几个小钱美餐在那个偏远乡村难得吃上的夹肉饼,剩余的可以贴补儿女的家用,抑或给正在读书的孙子辈积攒点学费。老太的享受就是老头的快乐,老头的追求就是老太的精神支柱。这就是他们的幸福,他们的幸福就这么简单。我被这简单的幸福深深地震撼了!
不知何时,我对幸福已麻木不仁。刚参加工作那一阵,我觉得每天能吃到一个过油肉就是莫大的幸福;结婚生子了,我觉得能够住在属于自己的两室一厅房子里就是幸福;稍后,我觉得在人生的道路上能结交一群志同道合、相濡以沫的朋友就是幸福;再后来,在我心灵深处急切地感受到,在陌生人面前掏出名片递去便能吸引来艳羡的目光,那才是幸福;眼下,这一切目标几乎都达到了,却越来越不知何为幸福、何为满足了。细细想来,我这一路都是按照马斯洛先生设定的需求层次攀爬上来的,如今应该站到了金字塔顶上,也应该满足、应该感到幸福了。事实上,我的感觉却恰恰相反。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最近,读梁小民先生的一本专著才明白,美国经济学家萨缪尔森早就给过一个幸福方程式,即幸福是效用与欲望之比。梁先生解释说,效用是指人从消费物品与劳务中获得的满足程度,如果效用是既定的,那么欲望越大你会越不幸福;如果欲望是既定的,那么效用越大你会越感到幸福。对于那些低收入者,金钱与幸福的关系更为密切,但对那些高收入者,金钱与幸福的关系就要淡得多了。可见,幸福是一种心理感受,是从你与他人的比较中得来的感觉,知足常乐也许就是这个道理。难怪那位骑着人力三轮车的老头和那位坐着人力三轮车的老太的幸福、满足的姿态,让我震撼、让春风得意的柳树都要嫉妒和艳羡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