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杂拌


祖太太 * N; n  `( D; e- b
' D* O' I+ w5 F" F; q( }- L. g! k
祖太太说来是我家寿数最长的人,她活了近一百岁。然而人问她的年龄的时候,她总是说自己已经八十四岁了,该无常了,就是不无常,她也没有办法。问的人 有时候会和老人开玩笑说,我前年问过你,你也是这个话,说你八十四了,问的人料定祖太太因此会有些不好意思的,老人的不好意思和孩子的一样,人们是爱看这个的,就等着看祖太太怎么回 答,祖太太一点窘迫的样子都没有,她认真地听着,她的耳朵竟然还不错的,听完了,就说,就是,满八十四了,还不死,不死也没办法,死也不是硬死的。祖太太 后来总是有些自说自话的意思,与人没有交流。而且老人家后来是有些糊涂了,譬如家里来了客人,给客人做了饭端上来,那只有祖太太才能陪着客人同吃的,然而 客人走了,祖太太却会责问家里人,为什么不给她饭吃,回答说,你刚刚陪客人吃过了啊,祖太太是很不高兴的,说我咋可能陪客人吃饭呢,我还没有糊涂到那个程 度吧?有时候她也会悄悄地问大姑姑,十二岁的大姑姑就是做饭的人,大姑姑经名叫锁锁,她问大姑姑说,锁锁,我今儿吃饭了吗?我记着没吃,又记着吃了。父亲说,祖太太虽然寿高,却实在是没享到什么福,可以说 把罪受了。饿也挨了,冻也挨了。那时候的人是烧不起炭的,都是去山里找干柴来烧。干柴易燃,但很快就会烧尽。填坑主要依靠牲口粪,牲口粪从生产队的饲养园 里来,饲养园的牲口粪,全村轮着扫,一月才能轮到一次,即使俭省着用,也最多用到十天左右,余剩的那些时间就得靠自己去想办法,能想什么办法?三个姑姑和 小叔伙盖一条薄被,互相挤紧着取暖,父亲则是去饲养园的驴槽里睡觉,驴槽里有牲口吃剩的夜草,能隔寒气的。祖太太冻得没有办法,喊一个姑姑来和她睡,但是 没有哪个姑姑愿意和她睡。祖太太盖一条褥子,那褥子已不能盖住十五岁的父亲了,父亲盖住头就会露出脚来。但是祖太太却可以完全睡在这褥子下面,人老了就像 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皱缩了,论身量九十多岁的祖太太和十二岁的大姑差不多。父亲说听说祖太太年轻的时候是一个高个子。这样前后比较一下真是可怕的。祖太太 的办法是蒙头睡觉,把自己完全包裹在褥子里。这样,嘴里出来的热气就不会散掉,也是有一些作用的。大姑姑们是容易睡着的,先是冻得睡不着,然而一旦睡着也 就觉不得冻了。祖太太却是瞌睡少,夜里苦于睡不着,夜很深了她还喊着大姑姑来和她睡,嘟嘟哝哝地说许多话,那时候大姑姑她们已经睡得深沉了。其实那时候大 家都过的这日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