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里程碑


□ 羊角岩

  路钢和周华林在省公路学校读书三年期间一直睡上下铺,这会儿,他们俩又同时拿着介绍信来到巴山县公路局报到。覃泗君副局长在办公室接待了他俩。在热情地握过两位毕业生的手后,他说,欢迎你们,你们俩是我县迎来的第一批正规公路学校毕业生哩。

  轮到他俩作自我介绍,圆圆脸,透着一股英气的周华林说,我老家在江汉平原,我是毕业前自己申请到山区县来锻炼的。

  覃泗君听了笑着说,好呵,我们非常欢迎,不过你到山区来工作,可要克服很多困难哟。

  周华林一挺胸脯,说,请领导放心,我保证经得起各种考验。

  覃泗君满意地笑了,他把脸转向路钢,问,你是哪里人?

  肤色微黑,穿着一双破旧的凉鞋的路钢腼腆地回答说,我是本县巫岭镇的人。

  路钢没话了,倒是周华林替他补充说,他的父亲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参加修筑巴西公路,排哑炮时牺牲了,后来他从县一中毕业的时候,自然就填写了省公路学校。

  巴西公路,是从巴山县城接通西陵市的出口通道。覃泗君有些惊讶,问,你姓路,那么你父亲是路远程?你是路远程的儿子?

  路钢点点头,说,是的,您知道我父亲?

  覃泗君感慨地说,当然了,当年修筑巴西公路的时候,我是副指挥长,你父亲路远程我并不认识,但我记得这个名字,而且记得他是我们自治县历史上第一个因修筑公路牺牲的民工。我前往你家参加了他的葬礼,代表县公路局在追悼会上致了悼词。

  路钢说,我父亲从十五岁起就是背夫,从县城里给当地供销社背百货挣点儿工分,受够了肩挑背驮的苦,一生盼望的就是家乡能开进去汽车。

  覃泗君说,你父亲是好样的。我相信你也会像你的父亲……你们俩分来得很及时,县里已经决定上马清江北线公路,沟通沿清江向西五个乡镇,终点就是巫岭镇,所以这条公路叫巴巫线。还是我任副指挥长。明天你们就开始熟悉情况,三天后测绘专班就要开始工作。你们要准备着吃苦哦。

  路钢、周华林异口同声地说,坚决完成任务。

  由覃泗君带队的这一行十多人,在县城西的洗马渡插下了第一支标杆,路钢拎着一个油漆桶用毛笔在木桩上标下了第一个桩号。

  测到了“野狼山”,在半人深的寮竹林里,一条五步蛇的睡眠受到了惊扰,它颇不受用,竖起颈子,伸长猩红的蛇芯,三角眼逼视着拿着标杆的周华林。周华林哪里见过这种阵势,惊叫起来。“别动,站在那里等我过来。”路钢知道五步蛇视力不好,最喜欢攻击离它最近的移动目标,所以路钢这样提醒着周华林,一边飞奔过来,到了离蛇不远的地方,路钢将手中的草帽向五步蛇的左边丢去,五步蛇猛地扑向草帽,路钢眼疾手快,俯身上前掐住了蛇的七寸,又从容地将它的尾部提起来,用劲一抖,蛇像散了架似的瘫在地上。

  周华林还站在原地,像打摆子似的浑身哆嗦。事后他说,路钢,今天你可是救了我一命。路钢轻描淡写地说,别说这么严重,小事一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