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好个薄子涛(评论)


□ 崔 巍

子涛寄来了他新出的集子——《捲天斋集》。睹书思人,自然勾出了许多回忆。
我们是大学时代的同班同学
他很惹人注目。一入学我就注意上了他的形貌举止,他有一头乌黑的头发,还有一双炯炯有神的锐目,他总是高昂着头颅,胸脯呢,也总喜欢挺得笔直。走起路来,步履迈得又快又大,好似要奔赴疆场似的。无疑,这是青年人的意气风发之态,精神抖擞之相。而在那种年代里,同学侪辈中常有的不是不苟言笑的世故相,就是低眉顺眼的谦恭状。像他这等举止,是会被斥为”张狂”的。
可能是我的天性中也有“张狂”吧,竟激赏上了他的“张狂”相。
不久,我又发现他不独在仪态上卓尔不群,在学业上也挺“张狂”的。在大学,课上课下,开会讨论挺多,凡有这种场合,子涛总是宏论滔滔,口若悬河,纵谈横议,无可匹敌。有时竟对师长也敢出言质疑,至于同学间,就更口没遮拦了。他不是目空一切,信口雌黄,而是凭籍着他的学识,他的辩才,还有一股子“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执拗劲儿。这就越发显出他的可爱来。别人未必首肯他,我却与他过从渐密,而且把他视为同学中最好的道义相砥的伙伴。
至今依然记得,我俩常在夜间漫步在校园操场上谈论学业。两人都是农家子弟,又皆少年失怙,就读不易。好容易捞到个上大学机缘,能不竭诚游弋于知识海洋?我们的话题很宽泛,别看人在操场转圈儿,思绪却是天马行空任逍遥。从个人的人生际遇,到国家的命运,从古今中外名著,到将来的抱负,似乎都谈到了。
自然见解一有偏颇就争论不休,自然更多的是心灵的共鸣,心声的共振。互视知音,相得益彰。正是有了这一次次的沟通,我才知晓了他涉猎颇多,且博闻强记,才识超群。说他才识超群,绝不是无端的谀词。凡他读过的书,总有经他咀嚼过的独到的见解,绝不人云亦云,轻易认同一些现成的定论。这一点,在现在来讲,做起来比较容易些。而在当时,是要冒政治风险的。要知道,那是个“罢黜百家”、“舆论一律”的年代,明为“百家争鸣”,实际上自五七年反右派后,谁个敢去以身获罪。不用说一个刚入大学校门的后生晚辈,就是学术权威们,哪个不是噤若寒蝉。子涛不是不察这等险恶时势,而是激愤着这等时势,偏又难以隐忍,凭着天性率真,忍不住要发些“危险”言论。比如:入学那年冬天,正逢批《海瑞罢官》,他就对我说过不少与官方声音大相径庭的心里话。
我在听他说时,一面心服着,一面也担心着他这般出言无忌,会招来祸殃。祸殃虽没来,但我们心情同样沉重,沉重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连说句真心话都得悬心捏汗,这还能说是乾坤朗朗吗?
认真想来,我们的上大学委实名不符实,仅仅只上了一学期课就逢上了文革浩劫……
这不幸中,值得庆幸的是这一学期,我们却利用得很彻底,收获也颇丰。就以子涛来说,勤奋和锐进,到第二学期开始时,已开始以学者的眼光研读起中国五大名著了。
记得他曾给我谈过,《西游记》作者吴承恩写此书的本意是为配合皇家剿灭像孙悟空一样大闹天宫的造反者,亦即农民起义军,让他们皈依佛门。姑且不论观点正确与否,一个大一的学生有此眼光是何等的可贵。
我们谈的最多的是《聊斋志异》。他常向我说起书中的各种鬼怪有多可爱,塑造有多成功。我的天性中有点怕鬼,更害怕他那些“鬼话”传出去受害。那时文革之血雨腥风已临近了嘛。可他却依然活跃着大脑细胞,让思维的灵光向我偷泄。
若干年后,他出了研究《聊斋志异》的专著。这是一本颇得学术界青睐的力作,是他多年潜心矢志的结果。而此专著的滥觞,应当是在当年我们推心纵谈之时。
在谈子涛时,不能不说到另一个同学孙涛。当年我们三个都被认定是走白专道路的。这既是不实之词,也可以说是事实,那事实是:我们都重视学业,且三人形影不离。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走出校门多少年后,三个在校就过从甚密的人都走上了为文之路,成了作家。我和孙涛是以小说为主,子涛则擅长于评论,学术研究。毕业以后,人分异地,关山阻隔,见面机会不是很多。但三人之间的联系却从未中断过,而且相互间总是关怀着,鞭策着,共勉着。我对子涛没啥贡献,而他却给我的勖勉颇多。我的小说,他曾作过多次评论,向来是有好说好,有错说错。绝不为老同学溢美,也不肯为老同学护短而笔下留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