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行政分权”话古今


□ 张 鸣


  中国的事从来都难办,政治尤甚。长期以来,承认权力需要制衡都成了禁区,不许谈,更不许讨论。殊不知,古人的制度也有权力的制衡,否则怎么会有行政、监察和兵权的各自独立与相互牵制(从秦始皇开始: 丞相、太尉、御史大夫三足鼎立),怎么会有相权的分割,怎么会有一责多任的官制。我们之所以称古代为专制体制,只是在制度安排上,没有设计对皇权的制约而已(实际的制约也有,比如,皇帝的政治权威之外,还存在一个名叫孔子的理论权威)。现在好了,行政改革已经启动,深圳开始实行行政分权的试点。于是,学界一片叫好,即使对政府最不满的人也以为,至少人家已经承认了权力需要制衡,怎么说也是个进步。
  行政分权,尤其是地方行政分权是进步吗?否。至少从制度上讲,这只是古已有之的旧货色。中央一级的行政分权,从魏晋实行三省制实际上从制度上开始确立,中书省草诏,门下省审核,尚书省执行,这一制度到了隋唐得到了进一步巩固,三省长官,同为宰相,最高行政首脑被一分为三。至于地方行政的分权,最典型的莫过于明代。朱元璋打天下,继承了蒙古人留下的行省制度,为了担心如此大区域的地方长官尾大不掉,改掉元代的行中书省体制,变为三司并立,主管民政财政的布政使司,主管刑政和监察的按察使司和主管兵政的都指挥使司。三司平级,各不相属,不仅事权分割而交叉,而且还在制度安排上鼓励各司长官互相纠弹,以收相互制约相互监督之效。
  然而实际情况如何呢?显然是没有如朱元璋的如意算盘。三司三权分立,互相牵制固然有之,但那是办正经事的时候;相互监督也有,那是在彼此闹翻挟私报复的时候。更多的情况是,有捞好处的时候则彼此心照不宣,甚至相互勾结;有难办事务的时候,互相推诿,用脚说话,踢皮球。行政分权的结果,不仅造成了行政效率的极度低下,而且对地方官营私舞弊也没有多少抑制的作用。所以,明朝从建国之始,就不断地向地方上派遣巡按御史,考察吏治,干巡也巡不明白,只有在老百姓的戏剧里,八府巡按才能够肃清吏治,惩治贪官。最后地方普遍地出现危机,只能派出集监察官和军事长官为一身的巡抚与总督,凌驾三司之上,于是体制又回到了地方行政专权的老路上。
  人们总是设想三权分立可以以权力制约权力,防止权力的腐败和权力的滥用。但是,大家似乎忘了,三权之间既可以相互制约,也可以相互勾结达成某种默契。相互勾结的交易成本虽然高一点(一般也就是初次成本较高,一旦形成某种隐性制度,成本自然也就降下来了),但收益却也非常之高,而且从长远看,操作顺当,也合乎人情或者说官情。所以,凡发达的民主国家,不仅三权之间在制度设计上就安排许多彼此交易的障碍,而且关键是这些国家都存在一个发达的市民社会,存在发达而且代表各方利益的传媒。也就是说,在三权分立的背后,还存在第四甚至第五权,有这些权力在背后盯着,政治只能在尽可能公开透明的环境下进行,黑幕交易做起来太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