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信里的人生(四)


□ 韩蒲州



第四章 从“四清”到“文革”





1

一拿到派遣证,薛佩珍就回到老家,住了二十几天。9月1日来到山西省建筑公司报到,公司一时无法分配,住了半个月,分配方案出来了。11人去屯留县参加四清,9人在公司再等分配。薛佩珍是再等分配的9人中的一个。
再分配会去哪儿呢,一打听,说是去孝义和长治的工地。去了工地,要再回来不知在什么时候,也许就永远留在工地了。一个工地,一干就是三年五年,这儿完了还有那儿。正好这时,有个同学跟佩珍说,他爱人最近要生孩子,无法马上去屯留参加四清,看能不能换一下。一来是同学有困难,二来也考虑到去了工地的坏处,佩珍痛快地答应了。公司领导也同意。
9月13日,一行人来到晋东南地区的屯留县。到了县上还要往下分。原来还说要集训的,时间紧,也没有经过集训,薛佩珍等4人便被分配到上村公社企事业工作队。第二天来到上村。这个工作队共6人,除了薛佩珍4人是建设厅的,另外两人,一个是壶关县抽调来的,一个是屯留县的。上村公社的企事业单位共10个,供销社、信用社、保健站、兽医站、配种站、理发店、砖厂、手工社,还包括一个完小,一个农业中学,共113人。工作队的队部设在供销社,正副队长住在这儿,其他队员住在别处。
薛佩珍也住在供销社。
这是为什么?原来这个工作队里,就他能写得了材料。队长便让他负责办公室工作,不用包企事业单位的四清了。办公室的工作,主要是整理材料,给上头写汇报,同时搞一些重要的外调。负责办公室工作,要跟队长在一起,也就住在供销社了。
供销社的生活比乡下还好,要是分到乡下,吃饭劳动也是一个难关,在这儿也就无所谓了。每月伙食费十三四元,早上小米,稀不稀,稠不稠,能吃一碗。中午多是面条,晚上全是稀粥。除每天抽一盒说贵不贵、说贱不贱的烟,不定时地在饭铺吃点饭和零花外,每月20元足够。每月36斤粮票还用不了。眼看冬季就要来临了,在给玉兰的信上说,过冬衣服已齐备,袜子有三双,够用了。棉鞋有一个同学不穿了的,还能对凑。
这时玉兰也在晋南搞四清,很快就要去夏县农村。一想到这一点,佩珍觉得有点可笑,念了这么多年书,就是要离开农村,如今却回到农村工作了。
他是个认真的人,做什么事都认真。纵然觉得好笑,做起工作来还是不含糊的。
10月下旬,县上开了半个月的三级干部会议。上村工作队去了两人,一个是指导员,一个是佩珍。县上开了,公社也要开,也是三级干部会议。不同的是,县上的三级是县、公社、大队,公社的三级是公社、大队、生产队罢了。四清期间,这样的会照例是由工作队领导组织的。指导员是个刚转业不久的部队干部,佩珍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都没有经验,会开的不很理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