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如何直面庄子?


□ 史月梅

  对庄子而言,无论是被奉为圣贤,还是被弃如敝屣,他都依然还是那个有着不屑眼神,鼓盆而歌、洞达放逸的庄子,逍遥地游走于滚滚红尘之外……
  
  庄子的享受
  王蒙著,安徽教育出版社,2010
  
  一直以来,庄子都是个颇具争议性的人物。喜欢庄子可以有很多原因:有人喜欢他精深奥妙的玄思,有人喜欢他汪洋恣肆的文风,也有人喜欢他瑰丽浪漫的想象;甚至还有人喜欢他不屑的冷漠眼神和遗世独立的潇洒风范,用现在的流行语来形容,就是很“酷”,非常“有型”。不喜欢庄子的理由同样也是不胜枚举:在“五四”以来的现代理念中,庄子是悲观厌世的没落贵族,是消极避世的唯心主义者;近几年对庄子最有代表性的评价,是一篇题为《目前的中国不需要庄子精神》的文章(《中华读书报》2007年4月4日刊载)。作者陶东风说,庄子的自由精神因混合了“犬儒精神”而显得俗不可耐,《庄子》中更是充斥着大量的“鸵鸟智慧”和“乌龟哲学”,用庄子思想作指导,“永远不可能培养出积极参与的现代公民”。据此,陶先生的结论是:“在今天的中国倡导庄子精神实在不是时候。”
  上面这些观点,无论是把庄子作为圣哲偶像顶礼膜拜,还是当做洪水猛兽痛加批判,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倾向:仅把庄子看做一种主义和象征,而没有把他当成有血有肉的生命个体。庄子不能啜风饮露,也不会白日飞升;他有七情六欲,也需要一日三餐;他超脱现实,也定会享受人生。王蒙先生的新作《庄子的享受》一书,用人情练达之思致、世事洞明之心境,独辟蹊径,拈出“享受”二字,对《庄子·内篇》的七篇文章(《逍遥游》、《齐物论》、《养生主》、《人间世》、《德充符》、《大宗师》、《应帝王》)进行了快意解读,赋予了庄子精神全新的时代内涵和外延。在王蒙先生笔下,庄子不再是那个愤世嫉俗、冷眼看世间的倔强教主,而是一个虽然贫穷但并不潦倒、尽情享受精神快乐的睿智达人。
  从晋人郭象的《庄子注》算起,曾有数以百计的人对《庄子》进行过评注,对其哲学精神和文艺特征加以深入阐释的学术著作更是汗牛充栋。在这些注家和评论家中,有的认为《庄子》与《法家》同源,有的把《庄子》与儒家合流,还有的说《庄子》等同佛家,他们基本上都是就《庄子》的社会功用而言的。笔者以为,如果单纯从个体存在的角度看,庄子无疑是以上所提诸家中最具人性化的一个。具体来讲,相对于法家的严刑峻法、刻薄寡恩,庄子给人的感觉可就温情感性多了。佛家用艰苦的劳作磨炼肉体、用清规戒律消除欲念,这样的修行之道,用庄子的标准来衡量,它严重违背了自然的人性,可以说是一种变相的“自虐”。儒家用“克己复礼”、三纲五常对人的各种行为进行约束,宋明理学更是要求“存天理,灭人欲”,用圣人的准绳规范自己和他人,如此整齐划一的思想植入,不仅“自虐”还“虐人”。而庄子呢,他既不愿“虐己”,也不想“虐人”,佛家要普渡“众生”、儒家讲仁者“爱人”,庄子更爱“自己”,极力主张生命个性的解放和万物天性的保全,与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的“呵护自我”理论颇为相似。最值得注意的是,佛家也好,儒家也罢,无论是出世还是入世,关注最多的都是个体存在的社会价值,以及个人如何融入群体,决不能成为特立独行的“异类”。庄子则看重个体存在的自然价值,强调个人在社会中要保持独立的人格。他不慕高官厚禄,不羡华服美食,也不关心朝代兴替,只想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生活:“我宁游戏污渎之中自快,无为有国者所羁。终身不仕,以快吾志焉。”(《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进而追求精神的逍遥:“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庄子·天下》),在幻想的世界里恣意翱翔。王蒙先生说,我们享受庄子,就是享受他“逍遥的思维与幻想体系的别具风姿”,这也正是《庄子》吸引读者的重要原因之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图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